专业篮球训练器材:西南大旱:水利,谁之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10/19 07:53:21

西南大旱:水利,谁之利?
作者:杨勇
来源:南方都市报评论周刊
日期:2010-3-28

杨勇:1986年长江漂流勇士、1998年雅鲁藏布江漂流队长,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客座研究员,著有《为中国找水》
南方都市报:云南大旱已经持续半年之久,这种极端气候现象的原因十分复杂,随着全球变暖的趋势,类似的极端气候现象可能会越来越多。您觉得云南旱灾的发生因素有哪些?
杨勇:极端气候的特点是经常出乎你预料之外,整个社会为此付出昂贵的代价。影响降水的因素,表面原因是大气环流的紊乱,大陆冷空气与来自海洋的暖锋之间出现失衡。
而我更看重的因素是,来自地表的蒸发量变小了,由于水汽蒸发不够,难以形成降雨。这是因为地表的自然状况发生变化,径流减少,植被破坏,蒸发不出水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多年来人类活动,薪采耕作等造成的原生植被破坏导致土地荒漠化(在岩溶地区突出表现为石漠化),再加上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西南城市大规模建设,产业扩张,用水量大增,导致水资源紧张矛盾加剧。此外,西南地区建设了很多水库,这也会改变地表径流,影响水汽蒸发,改变了降雨条件。以前的情况是水降下来,地表自然涵养,自然径流,但现在到处积水,径流被改变乃至消失。西南地区地形复杂,局部地区的小气候易受影响。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形成了长期积累的小环境欠债。
南方都市报:也就是说,您认为人类活动对环境的影响放大了极端气候的破坏力?
杨勇:这次旱灾反映出水利设施应对自然灾害功能发挥严重不足。西南地区建设了大量水库,但水库配套措施、调度机制和相关功能配备都不完善;另一点是水库建设本身也有无序化的倾向,导致了水资源分配不均。很多地方在支流和上游建了很多水库,但没有有效的调配机制,在枯水季节或极端气候干旱时期,上游水库就会把水蓄起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导致中下游用水困难。
南方都市报:让人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改革开放后,国家的经济实力增强了,水利建设的“效果”却让人怀疑?
杨勇:根据水利部的数据,过去修水库是为了灌溉,为了防洪。而改革开放以后,水利发展的思路与以前相比发生了变化,水利投入逐渐向水电倾斜,因为水电可以赚钱,可以为地方纳税,农业的需求就顾不上了。水电开发的思路,最后使得大大小小的水库变成了水电利益集团,能够发电的地方纷纷上马蓄水,以灌溉为主要功能的水库却“病”了。
按照毛泽东的口号,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水利的综合功能是第一位的。现在对水利的投入,一是投入少,二是规划不合理,功能不足。这些问题背后的矛盾,是粗放型的农业用水方式无法匹配水资源缺乏的现状。我国有一半以上的面积处于干旱、半干旱地区,未来还是要使农业由粗放型的大水漫灌向集约型、节水型发展,像以色列、日本那样实现农业集约用水的转变。在生物多样性特别脆弱的西南地区,特别要改善耕作方式,逐步恢复植被,达到水源地生态涵养的功能。
南方都市报:水利建设应该有很多反思之处。除了水利建设的逐利倾向外,您觉得水利建设还有哪些地方值得调整?
杨勇:从水利本来的定位出发,水利应该是改善生态而不是破坏生态的手段。如果不考虑水利综合的功能,自然河流被人为改变,河流被人为切断改道,虽然看似总体水量没有变化,但局部断流,原来自然形成的河床被废弃,不该有水的地方有了水,该有水的地方没有了水,很多河水渗漏浪费,产生盐碱隐患。长期积累下来,水利设施改变了流域内的水环境,这种改变对局部的生态气候影响是巨大的。
水库的无序建设也造成了上下游之间、干支流之间相互争水。一场场水权控制、水资源争夺背后是政绩和利益争夺,局部制约了整体的有序发展,水权控制体现水利政治。如果没有权威的调度机制,弱势群体就会遭殃,个别地区和群体获得收益,受损伤的却是整体利益。水利调配的机制,不能是利益博弈的机制,而必须依靠国家法律机制。
南方都市报:云南水利厅副厅长陈坚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次干旱暴露了抗旱体系的薄弱。接下来,一些着眼未来的措施可能被提出。比如建设100个大中型水利工程和建设100万个小型水利工程的双百工程。
杨勇: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地方。因为这次大旱,很快将会反逼新一轮水利建设,各个地方的水利部门都会纷纷向国家要钱,但如果水利设施无法具备维护农业所需要的生态环境的综合功能,那么,修水库可能意味着对生态更大的破坏,将会引发更多的“极端气候”。
两年前的重庆旱灾,本应该引起人们的重视。现在如果不通过此次大范围旱灾引起警示和新的对水利的看法,相反引发新一轮的水库上马,特别是等到西南地区大的干流上的水库全部建成,一旦又遇到类似的干旱天气,它们在干旱期不得不蓄水,那影响的将不是几个村庄,而是城市群和经济带。
西南干旱让许多人相信要通过改善水利设施来解决,我倒很担心走入另一个极端,就是依赖工程治水。我们国家长期以来依赖工程型治水,但这次西南旱灾显现的矛盾,很多就是“工程性缺水”的结果。很多建设的工程不合理,在工程的某些方面过度增加了供水量,但损害了其它部分的水量,比如塔里木河、河西走廊的北大河、黑河等等,上游把水拦完,下游断流。
南方都市报:接下来,人们不仅仅应该强调水利设施的落后,要加快上马,还应该着重看到水利功能应该进行必要的调整。
杨勇:有时候水电建设为水利建设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因为水位抬高了,可以很好地灌溉下游的土地。但取水的通道以及取水点都不留,就是建了一个大坝,把水拦得死死的,下游实在需要水了,就放给一点,上游来的水实在太多,就泄洪,纯粹是从发电的利益考量而无法让整个流域收益。
西南河水流域的水利工程的状况是,干流正在建,支流全建完,一条河都没剩下。从飞机上看,像蜂窝一样,密密麻麻到处都是积水塘,水库建得太多,地表径流就没了,小气候会影响大气候,就如感冒本身又会引起肺炎一样。从重庆大旱到西南大旱,应该趁机好好反思一下,消除利益博弈,让水利回归它本来的功能。如果再抓不住机会,以后再出现灾难性后果,恐怕就没法交代了。
◎ 本报评论记者:张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