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强地震10级:西沙大堆珍宝裸露海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20/03/31 22:10:28
西沙大堆珍宝裸露海底 中国考古队海底寻宝(图)
来源:国际在线
2010年04月01日13:34
我来说两句(30)
复制链接
大中小
大中小
大中小
第1页:碎瓷中的历史线索第2页:大批宝物待保护

2007年,水下考古队员对西沙“华光礁I号”沉船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西沙水下文物青白瓷仰覆莲侈口小瓶
本报特约记者/舒欣
西沙群岛到底深藏着多少历史珍宝?一直是这片海域最深邃的秘密。中国水下考古工作者深入海底搜寻西沙水下文物的踪迹,不断为了解西沙水下文物宝藏补充最新的资料。目前,西沙群岛海域已发现水下文化遗存重要地点50余处。
普查是第一步
行程约600海里,调查海域面积近7100平方公里,新发现水下文化遗存重要地点11处,这些数据是来自2009年5月中国水下考古队员进行的西沙群岛水下文物普查。
5月10日,渔政308船载着来自北京、广东、福建、海南等地的15名水下考古队员从三亚起航探寻西沙水下文化遗产。这次普查历时20天,考古工作者依次对西沙永兴岛、石岛、东岛、浪花礁、玉琢礁、晋卿岛等水域进行调查。
西沙水下考古队队长、海南省文体厅文物保护管理办公室副主任王亦平告诉《世界新闻报·鉴赏中国》周刊记者,西沙水下文物普查工作基本覆盖了西沙群岛重点海域,随着西沙水下文物遗产的不断发现,普查工作还在继续。
第三次西沙水下文物普查使用了磁力仪、GPS定位仪、标尺,进行了潜水探摸、陆地信息采集、空中航测遥感等高科技立体搜寻。这样的装备水平在中国水下文化遗产普查史上还是首次。这次普查记录了每处遗址的时代、船货和位置,它们将成为日后遗址保护规划的重要依据。
碎瓷中的历史线索
经过漫长的岁月,古代海上商船所载的许多大宗货物都被不同程度地腐蚀,今天能见到最多的水下文物就是陶瓷器。2007年和2008年,文物部门先后两次对西沙“华光礁I号”沉船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出水的近万件文物中大部分是瓷器,多是常见的生活日用品。福建省考古所所长栗建安说,除了大量的外销瓷,水下出土文物中也包括数量不少的金银器、铜器、石雕和少数漆器。
王亦平介绍,西沙水下文物分布比较密集。在长期自然与人为破坏的情况下,西沙水下沉船遗址已经难看到完整的船体。有些船沉没后,可能受到潮汐等因素的影响发生碰撞造成不同程度的破坏。沉在沙底的船保存情况相对较好,但珊瑚板附近的沉船残骸基本上被侵蚀殆尽。
西沙水下完整堆积的瓷器数量相对较少,水下考古专家们能见到的多是散落各处的瓷器碎片。虽然古沉船本身和许多文物不能被完整地保存下来,但是普查中可见的文物遗迹,已经能让我们了解水下文物的商船航向、船货、文物分布等珍贵的历史信息。
南海“内沟”航线有待探索
水下文物普查中发现的文物时间跨度从南宋直至近代,包括瓷器、铁器、铜器等门类,基本没有新的器物类型。
这是因为,中国古代沉船多分布在途经南海的“外沟”和“内沟”两条航线上,两条航线至今仍在使用。“外沟”水道直而好走,宋代指南针应用于航海后,航海技术有了显著进步,商船多选择“外沟”航线。
目前针对西沙水下文化遗产的普查主要在“外沟”航线展开,发现的沉船多出自宋代。未来,对“内沟”航线开展水下文物普查工作后,可能会发现年代早一些的文物。
史海钩沉:文物保护与保家卫国
保护我国南部疆土水下文化遗产的完整,是我们维护、捍卫海权和领土完整的一部分。30年前,一群中国的考古学家以实际行动验证了这一真理。
1974年3月至5月,广东省博物馆和海南行政区文化局的文物考古队员,乘坐渔船开赴西沙群岛,在人民解放军驻岛部队和广大渔民的支持下,对西沙群岛进行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考古调查。
这次考古调查有着特殊的背景。上世纪50年代后期,南越当局先后侵占了永乐群岛的珊瑚岛、甘泉岛、琛航岛和金银岛,公然向中国提出领土请求。之后,围绕中国南海诸岛的纷争一直不断。1974年1月,中国海军南海舰队对入侵西沙永乐群岛海域的南越军队进行了自卫反击作战。
在这样的背景下,广东省博物馆和海南行政区文化局的文物考古队员,先后于1974年和1975年对西沙群岛的多个岛屿展开了考古调查,在甘泉岛西北端发现了唐宋两代的居住遗址,证明西沙群岛自古就是中国领土。
第1页:碎瓷中的历史线索第2页:大批宝物待保护

西沙“华光礁I号”沉船遗址未出水文物  本报特约记者/舒欣
2010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递交了一份加强西沙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提案。
从西汉时期起,西沙群岛就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通行要道。许多往返的中外船只因西沙群岛海域错综复杂的暗礁葬身海底,留下了大量文物宝藏。近年来,国内外盗捞、走私水下文物的活动猖獗,保护西沙水下遗珍的完整迫在眉睫。
大堆珍宝“一眼可见”
从1998年开始,国家文物局对西沙文物采取抢救性挖掘措施,已运回万余件文物。西沙水下文化遗产数量大、分布范围广,且远离大陆,保护水下文化遗产的安全挑战极大。“鞭长莫及”,第三次西沙水下文物普查顾问、福建省考古所所长栗建安用这四个字来概括目前西沙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最大困境。
西沙群岛位于海南岛东南面180多海里,海域面积50多万平方海里,由30多处岛屿、沙洲、礁、滩组成。在这片辽阔的水域下,有着数量众多的沉船遗址。西沙水域海水清澈,在许多岛礁周围,站在船上就可以看到海中散落的文物,有的遗址甚至距离海面只有几十厘米。“一眼可见”的宝物吸引着大批盗捞者,十几年来疯狂打捞水下文物。
高盐度的海水对文物产生巨大的腐蚀作用。泥沙、海洋生物附着在文物表面,严重破坏瓷器的釉质、腐蚀金属器皿,甚至将文物胶结成块,无法剥离。文物打捞出水后,需要进行复杂的脱盐、脱水处理,否则木质品会很快坏掉,瓷器、铜器等也会受到很大影响。一心求发财的渔民们不管不顾,结果大批的文物一出水即惨遭破坏。
原址保护是保护水下文物的最好方式,但是自然环境变化和人为因素的影响令水下珍宝不能安睡。
水下考古工作站刚挂牌
栗建安在接受《世界新闻报·鉴赏中国》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西沙水下文物的保护力度还非常薄弱,人力、财力都缺位。目前的保护工作一方面是加强保护水下文物法规的宣传,打击水下文物的盗捞活动。另一方面,只能联合当地政府、驻军、渔政等海上力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巡查和监管。但这些现行的保护措施应对西沙数量庞大的水下文化遗产而言,还是远远不够。
2009年9月,我国水下考古工作走过风雨20几年后,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正式成立,将推动国家南海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和西沙水下考古工作站的建设列为重要任务,成为西沙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前沿基地和重要补给站。
但记者采访发现,国内为数不多的地方水下考古工作站基本上没有独立的办公机构,水下考古专业队员也只有寥寥几人。对此,栗建安表示,建立考古工作站就有了稳定的机构设施、人员配备、工作场所,可以协调相关部门开展科学考察、定期巡航、渔政护航、考古发掘等活动。目前地方水下考古工作站有的只是挂了个牌子,具体工作还在规划中。
栗建安说,由于水下考古对考古工作者的身体素质和专业技能都有较高要求,国内具有水下考古资质的人数非常少。这些人有些转向其他行业发展,也有人由于身体原因不能继续从事水下考古工作。现在,一线的水下考古人员不少都是“两栖类”考古工作者,田野考古和水下考古都做,有任务的时候临时抽调。
高科技监控是未来方向
2006年,北礁沉船遗址、甘泉岛遗址由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此,西沙水下考古队队长王亦平表示,西沙遗址被列为保护单位,有利于文物执法,为保护区适用范围内打击水下文物犯罪提供了量刑标准和司法解释。
王亦平认为,西沙群岛未来可以建立许多个分级文物保护单位,把各个点连接起来,顺着丝绸之路延伸下去,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文化传播带,对海南岛、沿线国家和港口城市都有重要意义。
西沙水下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也被列为“十二五”规划的一项重点任务,是否引进高科技监控系统是专家们探讨的一个方向。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国家打算在西沙群岛进行海上文物安全监控试点工作,目前正在做申报立项的准备工作。
据说地中海有高科技水下监控体系,可以通过地面空中遥感技术监测水下文物。
王亦平认为,远海的水下文物保护在世界范围内都算是个难题。地中海采用的高科技水下监控系统监控的海域离陆地较近,能否适用于西沙水下文物保护要看具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