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康明斯:拍打治好了牛皮癣、腹痛、失眠等三个顽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12/16 21:25:00
拍打治好了牛皮癣、腹痛、失眠等三个顽症

转自《医行天下》作者萧宏慈老师的博文

原文:点击这里



我明天应邀去新疆云游,为那里的石油工人讲解主动健康管理和拉筋拍打。因为新疆不能上网,所以我干脆在出发前将这篇精彩的拍打案例贴出来与大家共享。很多人不断询问各种关于拍打的问题,如何拍?拍多久等等?相信你们可以从此文得到重大启示。

我跟北大医学部的马老师很有缘。去年在一次会议上,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大约花三分钟治好了她的多年的椎间盘突出,今年又教她用拍打治好了牛皮癣等几个顽疾。今年6月我到北大演讲时,邀请她来讲自己的拍打体验,她欣然前往。结果她的事迹给全国各地赶来的听众很大的震撼。没听北大那场演讲的人可以从以下文章中领略马主任主动管理生命的事迹。其实主动管理健康正是我提倡的人类医学的发展方向。主动健康管理的实践,会直接导致对生命的自觉管理。

---------------------------------------------------------

我是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工作人员,患有银屑病(俗称牛皮癣),病史二十一年。

在二十余年中,寻医问药是我生活中必修配课。为了治病,我尝遍了有关病患的各种中草药,人间的五味杂陈,均揉在丸散膏丹中。病情极其顽固,反反复复。烈日焱焱,我也须长袍马褂地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总怕自己这身患病的“五花肉”影响众人视线。在患病的二十几年中,我先后在空军总院,北医系统所属的各个医院均治疗过。中药,西药交叉使用,外用、内服都有,严重时输点液,比如丹参、苦参等。那些药物,对病情有抑制和控制作用,但不能根除。专家说,银屑病属世界疑难杂症之一,不可能治愈。

今年夏天在一个茶馆的聚会上,我再次见到了萧老师,就羞涩地向他提出这个难题,问能否帮助介绍一位大师或找个偏方,治疗我的皮肤病。因为去年萧老师只花三分钟就给我治好了二十多年的腰椎间盘突出,所以我一直对他有信心,心想他说不定认识什么高人能治这个病。

萧老师听后当即说,你怎么不早说呀,我教你一招秘法:拍打。说完他就在自己的胳膊肘上拍打起来,我就跟着模仿,旁边的几位朋友也是向他求医的,大家都跟着拍。我拍了不到一分钟,胳膊弯内侧就起了些紫斑,吓了我一大跳。萧老师说别停,继续拍,我持续拍打了近十分钟,胳膊上迅速出现了大片紫色。我问萧老师以后该如何拍?他说可以先拍胳膊肘和膝盖、肩膀,然后哪儿有病就拍哪儿。我的病情重,每次起码得拍一小时以上,多拍不限。得知此法后,我无心再聊下去,急忙告别了朋友。

奔到家,洗涮过后,我站在镜子前面,双手开始了有节奏的拍打,一开始,信心足,干劲大,对着镜子疯狂地拍打着自己,别无选择,背水一战了!渐渐地,手胀了,胳膊酸了,皮肤疼痛难忍,全身上下大汗淋漓,火辣辣的疼。此时此刻,《曹刿论战》篇目中,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警句名言及那泣血悲歌场景,忽然呈现在脑海,成败在此一举,手臂抬不起来时就打腿,缓过劲儿来,打上身,前前后后扭动地拍着,象跳大神儿。随着时间的延续,一位遍体鲜伤的怪人出现在镜子面前:全身呈紫黑色。看着面前的伤者,汗水、泪水交织着,坚持否?!革命先烈曾经历过辣椒水、老虎凳,那种酷刑可想而知;我用自己的双手给自己加刑,力度总大不过先烈们的使用的刑罚吧?!好吧,我在家也给自己树一位革命党人的形象吧!宁可站着生,决不跪着死,为了战胜病魔,拼了!!一铆劲儿,打了自己三个多小时,瘫了,真的瘫了,拍打过后,挪到床上,倒下再也没爬起来。床头柜上的水杯,近在咫尺,自己的手臂已不听使唤,看着那杯龙江水,渴呀!我想上甘岭战场上的战士,那时那刻对水的需求我真读懂了!我仍然认为我比他们幸运多了,他们只能“画饼”充饥,我是“望梅”兴叹,后来渐渐的睡着了,还是到梦家庄找水喝去了。

第二天,托着沉重的双退,到市场买回了两台长条镜,回家三面镜子一摆,脱光衣服,往中间一站,来了一个立体呈像,又开始“自残”活动,继续拍打。我发现开始拍很痛,随着拍打继续就渐渐不那么痛了。按照萧老师的意见,我除了重点拍打关节和病灶区域,还对全身实施地毯式轰炸,后背拍不到,我就用一个很长的木头鞋拔子拍。对拍打疗法越来越熟练后,我象这样集中火力持续拍打了一周,每天拍打两小时左右,又用一周的时间巩固,结果取得了明显疗效:患部由发红渐渐变暗,然后结痂,直至脱落,从前难以入目的皮肤已变得平滑并发亮,全身的癣基本痊愈。两星期后,正好赶上萧老师到北京大学演讲,他问我愿不愿意去现身说法,我欣然同意。我上台讲话的时候穿的是短袖,要知道我已经二十年没敢穿短袖衣服了。我还特意给大家展示了自己的胳膊肘,因为那里的癣都消失了。现在我全身的皮肤更好了,连那时腿上结痂的印记都没了,可以跟其他人一样着穿裙子了。

值得强调的是,拍打除了治好牛皮癣,还给了我更多的意外惊喜,治好了我的失眠和腹痛。这二十年间,失眠也是困扰我的一个的大问题。平日,我睡眠质量极差,晚上入睡困难,睡觉时间短且多梦。由于睡不好觉,脸色不好,头晕、全身乏力。因为晚上难以入睡,我常常熬到下半夜还不困。拍打过后,我首先入睡变得很容易,躺下就睡着,其次是睡眠质量超好,一夜无梦,每天都一觉睡到天亮自然醒。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现象。真是奇迹!

再说说另一个病,长期的腹痛。1996年,我曾因结肠大出血入院,出院后,出现肠涨气现象,形成腹痛,后来居然成了规律,每日下午5到6点间疼痛就发作,我看遍名院名医,结果均无药可医。经这次脱胎换骨的拍打后,我发现这个每天必来报到的疼痛现象也消失了。没想到,拍打这种简便易行的方法,居然有如此之神奇的功效!太不可思议了!

我的病都是多年的老病,而且经过京城各大医院治疗都无效,没想到都让萧老师给我一点拨就治好了。很多人不相信拍打,我就坚信。一是因为我对萧老师有信心,二是因为我恨病,所以治病心切,也就不怕痛,不怕难了。我比一般人理解痛快二字,就是痛,并快乐着!很多人舍不得自己,我舍得!舍得自己,才能够得到健康、快乐!



马克梅

2009.7.9



我的评论:马克梅的案例,充分说明了心力的强大。病可用很多疗法治,如药疗、食疗内治,也可用针灸、推拿、拔罐等方法外治。拍打不是一般的外治,而是与心力紧密相连的外治。心生万物,不是抽象的。我说得病是心想事成,许多人不信。其实治病也一样,心想事成。试试就知道了,就看你的心力有多大,愿力有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