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集团楼永良老婆:生活真理解析--易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20/02/29 08:52:15
在我眼里,致富也算是一种努力,在目前中国社会中,取得财富上的成功已变得比三十年前往容易得多,我未见过真正地努力致富却未成功的人。回首过去的二十年,我发现,很多在我看来,起步时无论素质与水准均一般的人,只要目标是致富,并努力去为目标工作真心实意、任劳任怨地去工作,最终都可想出办法走在多数人前面。那些未成功的人,不是运气太差,便是多半只是把努力停在嘴上,事实上,他们完全没有击败过竞争对手的经验,他们从未获得任何需努力才能换得成功的人生经验。因此,我隐约感觉到,那些未能过上普通小康生活的人,不管是表面上被说成多么好,实际上至少有一个地方是明显的,他要么不够聪明,要么不能吃苦,要么运气太差,他的技能无法给大众提供很好的服务。
一般来讲,高质量的服务可换得高回报,而高质量的服务别人,需要更好的技能,更好的技能需要更艰苦的努力,有些人,表面上什么说得过去,但仍是不能成功,其实他多半只是一个表面上的老好人而已。这样的人最起码有个基本的缺点,那就是努力不够,但我们的大众文化经常把努力不够与能力差混为一谈,也不解释一下为何能力差。
在中国,能力差一般不被当成缺点,我们把态度看得更重要,他们忘了,态度是可以假装的,而能力却无法装出来——较强的能力多半是在痛苦中磨砺出来的。
日期:2010-03-16 17:09:27
人类社会中有一些黑暗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我说的是不公平,这种不公平令有些人感到灰心丧气,我们一日为人,就一日不得不面对这种不公平。不过,我们会看到,再不公平的社会里,也总有些人胜出,事实上,那些胜出的人并没有三头六臂,甚至在某些方面还不如我们,但他们在艰苦的条件下成功了,打击他们,并不能让我们感到平衡,也并不能让他们泄气,因他们的成功多半是因超越了那种打击而完成的。
从长远看,不公平是属于我们的命运,就如同再精英的人也难逃一死,也只不过是生而为人的命运罢了。这种必须面对的挫败实在令人颓废,可以说,做为人类,我们拥有共同的结局,但我们的目标却完全可以不放在结局上,我拥有的是一种过程,我们的成功也在过程中,理解这一点,我们便有机放弃那一种抱怨与咒骂,不管情况多么不利,我们也有机会去主动选择,这里不公平,我们可以去那里,那里不公平,我们可以远走我们认为公平之地。我们惟一的路费便是我们的技能或能力,若是连锻造出一点超人技能的自信也没有,我们多半只能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公平并不是我们企求来的,也不是靠怜悯得来,公平是我们奋力争取到的,那些现在得到特权的人,也曾忍受过很多不公平,终有一天,他们成为对他们更公平的制度制定者,但即使那里也并不安全,因他们稍一放松,他们的位置便有可能被人夺取,可以说,争权夺利是世俗社会的主要特征之一。
据说设置社会阶梯是为了使人类这一种生物奋发向上,不停攀登,没有这种激烈的内部竞争,族群整体的生存能力便会受到影响,几乎人人都有自私而好逸恶劳的一面,这一点不用怀疑,对于这一面,人类只能利用奖惩制度上予以鞭策,不然,我们早在进化中途被淘汰了。也因此我们的一生,注定是在等级台阶上一步步攀爬,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因此,对于个人,技能方面怎么强调都不为过,那是我们的生产及助人能力,那能力使我们为别人所需要,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
一个无能的人,就是再高尚,也没有机会发挥他的高尚。因高尚在本质上多半有点损己利人,当我们一无所有之时,我们几乎无法使自己受损,当别人既不能从我们这里得到物品,也不能得到服务,那么,我们如何体现自己的高尚呢?
面对受挫及不公平的人生,我倾向于努力获得并提高技能,这是一种较为可行的策略。
另一种是的反抗及抗争,在一定限度内,若是有足够的机智,以及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也是可行的,但我本人从未成功过。
现实告诉我,反抗在很多时候,意味着虎口拔牙,火中取栗,也就是直接与别人夺权夺利,反抗意味着较高的成本,或较强的实力,因反抗也是博奕的一种,表面上,反抗似乎指向的也是一个与我们一样的个体,这个个体也许在体力上还不如我们,但细究之下,你会发现这个人背后一整串的利益链条,顺着这根链条,可连起一大堆相互关连的人群,这个人群之庞大可以远超我们想像,所形成的利益共同体拥有我们无法与之比拟的资源与力量,与这样的人群博奕,要求我们拥有更高超的技巧,实际上,真的拥有那种技巧,我们也许就不必反抗了,可被称做“对社会拥有很好的适应性”。
日期:2010-03-16 17:32:57
有时想一想新闻上说北京城里整片整片的新楼盘,每平米价格达两万以上,而这些房子里都住着人,难道他们每一户都是坏人?我不相信,我更不相信这样人里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天才,更不相信他们全部都是运气好,我以为,他们只是一些用高质量的服务换得财富的人而已,而且他们中的大半不是北京人,他们是如何住进去的?他们为何能击败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的北京原住民?我相信他们多半是与我们一样的人,只是在技能方面更出色,在理财方面比我们更努力更精明而已。
抛开开道德因素势利地讲,帮助弱者的效率要低一些,因弱者那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可回报,只有当他变强才可能回报,而帮强者却可直接得到回报,这就是我们都不会天天在敬老院帮助陌生老人,或到农村去助农民种地,而是跑到公司或单位上班的原因,我们知道拥有公司的人至少会发我们工资,还会给我们一条升迁之路,我们骂那些拥有者于事无补,骂他们制定的制度不公平也用处不大,还是努力提升自己有助于人的技能吧,取得技能的代价虽高,但风险小,回报还不错。
事实上,在学习技能上受挫,是人们特别容易忽略的事情,但往往这是所有事情的基础。在技能上有优势,有时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办成一件事情所需的技巧越高,门槛便越高,社会越是缺乏这样的人,便越是愿意付给这样的人高溢价。
在我们这个信息成本不断降低的社会里,所谓的怀才不遇,多半代表着他的才华并不是别人所急需的,而社会急需的技能,却多是我们不愿去争抢的,对于我们,那技能所代表的代价太高,所幸的是,对于别人,它也是一样的高。我们可能没机会去竞争那些被垄断的肥缺,但仔细想一想,我们为何去嫉妒与憎恨那些肥缺呢?难道我们的内心是如此黑暗吗?乐观地想一想,我们还有机会去竞争另一些位置,同样的高溢价,还可使我们的技能更上一层楼,若是我们成功,那便成为我们今后人生的另一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