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待遇:小窗自纪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08/18 19:15:48
◇小窗自纪◇ (明)吴从先  原著
●小窗自纪
(明)吴从先  原著
吴言生  译注
○参禅贵有活趣 不必耽于枯寂
客有耽枯寂者,余语之云:“瘦到梅花应有骨,幽同明月且留痕。”
○天籁清人耳 自然闲人心
雅乐所以禁淫,何如溪响、松声,使人清听自远;黼黻所以御暴,何如竹冠、兰佩,使人物色俱闲。
○意气与挥霍 侠情有不同
“侠”之一字,昔以之加意气,今以之加挥霍,只在气魄、气骨之分。
○风流无用 笔砚有灵
风流无用,榆钱不会买宫腰;笔砚有灵,书带亦能邀翰墨。
○志要豪华 趣要澹泊
志要豪华,趣要澹泊。
○万事易满足 读书不知足
万事皆易满足,惟读书终身无尽。人何不以不知足一念加之书?
○白云可赠客 明月来照人
鄙吝一销,白云亦可赠客;渣滓尽化,明月自来照人。
○存心有意无意 应世不即不离
存心有意无意之妙,微云澹河汉;应世不即不离之法,疏雨滴梧桐。
○以青白眼看书 以雌黄口论史
以看世之青白眼,转而看书,则圣贤之真见识;以论人之雌黄口,转而论史,则左狐之真是非。
○幽居好境界 令人忘衰老
骆宾王诗云:“书引藤为架,人将薜作衣。”如此境界,可以读而忘老。
○闭户息交游 即是幽远境
眉公云:“闭户即是溪山。”嗟乎!应接稍略,遂来帝鬼之讥;剥啄无时,难下葳蕤之锁。
言念及此,入山惟恐不深。
○多读一句书 少说一句话
眉公曰:“多读一句书,少说一句话。”余曰:“读得一句书,说得一句话。”
○赏花结豪友 对月结冷友
赏花须结豪友;观妓须结淡友;登山须结逸友;泛水须结旷友;对月须结冷友;待雪须结艳友;饮酒须结韵友。
○读史有美酒 谈禅须美人
山上须泉,径中须竹。读史不可无酒,谈禅不可无美人。
○小心谨慎处世 忘却时利著文
夫处世至此时,笑啼俱不敢;论文于我辈,玄白总堪嘲。
○举世嫉修眉 随人矜寸舌
举世嫉修眉,不特深宫见妒;随人矜寸舌,犹然列国争长。
○贫贱骄人 英雄欺世
贫贱骄人,傲骨生成难改;英雄欺世,浪语必多不经。
○花看水影 竹看月影
花看水影,竹看月影,美人看帘影。
○山居好风物 胜于富贵家
一池荷叶衣无尽,翻骄锦绣纂俎;数亩松花食有余,绝胜钟鸣鼎食。
○应解酒中趣 不必逐羽觞
论啜茗,则今人较胜昔人,不作凤饼、龙团,损自然之清味;至于饮,则今人大非夙昔,不解酒趣,但逐羽觞。吾思古人,实获我心。
○幽居情境浓 幽人趣味清
幽居虽非绝世,而一切使令供具、交游晤对之事,似出世外:花为婢仆,鸟当笑谭,溪蔌涧流代酒肴烹享,书史作师保,竹石资友朋。雨声云影,松风萝月,为一时豪兴之歌舞。情境固浓,然亦清华。
○分别心生是非 圆融念泯人我
多方分别,是非之窦易开;一味圆融,人我之见不立。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
○读书霞漪阁 赏月情兴适
读书霞漪阁上,月之清享有六:溪云初起、山雨欲来、鸦影带帆、渔灯照岸、江飞匹练、村结千茅。远境不可象描,适意常如披画。
○风云人物蛰草野 平添山川一段奇
南山种豆,东陵种瓜,敛鼎俎于草野;渭滨秋钓,莘野春锄,托掌故于山川。
○无竹令人俗 竹多令人野
无竹令人俗,竹多令人野。一径数竿,亭立如画。要似倪云林罗罗清疏,莫比吴仲圭丛丛烟雨。
○峨眉春雪生寒 洞庭秋波呈媚
峨眉春雪,山头万玉生寒;洞庭秋波,风外千秋呈媚。语言无味,臻此佳境,当使闻者神往,见者意倾。
○诗里落花 感人至深
诗里落花,多少风人红泪。当使子规卷舌,锲层失声。
○得时而骄失势泣 世间万事皆如此
声之凄绝,无如衰树寒蝉,泣露凄风,如扣哀玉;回听高柳雄声,火云俱热,至此易响。时异势殊,大抵类是。
○着眼皆浮游 观化领幻趣
春云宜山;夏云宜树;秋云宜水;冬云宜野。着眼总是浮游,观化颇领幻趣。
○一叶放春流 孤尊听夜雨
一叶放春流,束缚人亦觉澹宕;孤尊听夜雨,豪华辈尚尔凄其。
○月色风光清畅 花情柳态潇洒
清疏畅快,月色最称风光;潇洒风流,花情何如柳态。
○木食草衣元本性 绿肥红瘦漫批评
木食草衣元本性,非关泉石膏肓;绿肥红瘦漫批评,总是风流罪过。
○只须心迹自明 不妨形骸相索
抱质见猜,平叔终疑傅粉;从中打溷,不疑难白盗金。人苟心迹自明,何妨形骸相索。
○万籁发声俱直入 才出松间便不同
万籁发声俱直入。惟出松间竹里,曲折抑扬,八音同奏。■蛉缦咐饲岽惮棹声远度;或如狂涛滂渤,蛟龙夜惊。妙韵异响,十倍天乐。
○达人尽其在我 至诚贵于自然
佞佛若可忏罪,则刑官无权;寻仙可以延年,则上帝无主。达人尽其在我,至诚贵于自然。
○树散一庭玉 草生千步香
树散一庭之玉,草生千步之香。无问人物琳琅,气色已见蓊郁。
○存心无畏 触处坦途
人如成心畏惧,则触处畏途。如满奋坐琉璃屏内,四布周密犹有风意。
○龙津宝剑风云合 胸中甲兵当用世
龙津一剑,尚作合于风雷;胸中数万甲兵,宁终老于牖下。
○世味无取尽尝 道味会有同嗜
一勺水具沧海味。世味无取尽尝,道味会有同嗜。
○大道呈现目前 慧心应予领略
说法谭经,片石曾闻点头,山龙尚能出听。至言在耳,大道见前,各具慧心,可无领略。
○宋人道学作人品 魏晋风度作才情
以晋人之风流,维以宋人之道学,人品才情,总合世格。
○良心在夜气清明际 真情在箪食豆羹间
良心在夜气清明之候;真情在箪食豆羹之间。故以我索人,不如使人自反;以我攻人,不如使人自露。
○欣看烟水色 客子愁尽释
蓬窗夜启,月白于霜;渔火沙汀,寒星如聚。忘却客子作楚,但欣烟水留人。
○春景正好岂可归 秋兴萧索且归去
诗云:“芳草凄凄,王孙不归。”夫春草碧色,红香成泥。紫骝正蹀躞于芳尘,游思方飘忽于韶景。写忧行乐,宁赋归来;若夫木落霜飞,秋光冷落,风送捣衣之韵,柳衰系马之条,虽非思动寒莼,客兴于兹萧索。
○投好露丑态 效颦掩真情
投好太过,丑态毕呈;效颦自怜,真情反掩。试观广眉,争为半额,楚宫至今可憎。请从所安,毋为识者所鄙。庄周曰:“人相忘于道术,鱼相忘于江湖。”
○人文天文相映 拥书厚福所能
曹仓邺架,墨庄书巢,虽抉秘于琅抻,实探星于东壁。人文固天文相映,拥书岂薄福所能。
○数无终穷 运不长厄
数无终穷,运不长厄。士君子能旋乾转坤,则否泰为我转轴。何必青牛道士,延将尽之命;白鹿真人,生已枯之骨耶!
○雪满山中高士卧 月明林下美人来
春夜小窗兀坐,月上木兰,有骨凌冰,怀人如玉。因想高季迪“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二语,此际光景颇似,不独咏在梅花。
○热血有时成碧 雄心无日可灰
英风未畅,转生无聊;幽韵纵扬,终归寥落。是以热血有时成碧,雄心无日可灰。
○人生时势 不可倚恃
色界难凭,情城难固。专宠则妆成七宝,弛爱则赋买千金。人生时势,俱不可恃如此。
○辛苦钻营何时歇 逍遥高隐赛神仙
御风而行,布帆无恙,赢他莲渡杯浮;戴星以往,衣装有泪,输却蓝舆山屐。
○长安一片月 万户捣衣声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足敌《秋声》一赋。
○在野须怀治国才 居官应有山林气
才怀济胜,虽布置竹石,具见经纶;骨带烟霞,即特达邦璋,意近丘壑。
○自身才气高 还须名人誉
仲宣才敏,藉中郎而表誉;正平颖悟,赖北海以腾声。风尘无物色之真,齿牙固声价之地。
○不为俗情所染 方能说法度人
无欲者其言清,无累者其言达。口耳巽入,灵窍忽启。故曰不为俗情所染,方能说法度人。
○古人重文才 今人嫉文才
柳宗元披韩退之诗,以蔷薇露洗手。古人爱护文才,诚为珍重。今多俟以覆瓿,何古今人
之不相及。
○笔墨之灵在自己 勤学苦练感天地
积学苦无相知,恒致疑于天眼。不知六丁下视,太乙夜燃,勤苦从来动天。笔墨不灵,何与天事?
○珍奇稀有图书 应当倍加爱护
士人寸笺只字,一经得意,爱惜匪轻。况宝轴琅函,千秋鸿秘,安可造次从事。松雪藏书一法,诚当为律。
○奇文苦吟得 率意岂可成
浩然苦吟落眉,裴绑深思穿袖。诗赋之工,岂云偶得。宁取十年两句,敢云顷刻千言。
○人生顺境难得 世间尤物易倾
人生顺境难得,独思从愿之汉珠;世间尤物易倾,谁执击人之如意。
○花气当香 露华作茗
花气当香,檀片可以不■;露华作茗,云脚何用更煎。要知至香至味,于何采真?则不嗅不咀,亦然得解。
○临流晓坐闻渔歌 山川之情不能已
临流晓坐,内乃忽闻;山川之情,勃然不禁。
○对人者是我 一任人可憎
对人者我,任他语言无味,面目可憎。
○胸中有丘壑 方可作诗文
人谓胸中自具丘壑,方可作画。余曰:“方可看山,方可作文。”
○胜地处处皆仙境 何必五城十二楼
青山在门,白云当户,明月到窗,凉风拂座,胜地皆仙。五城十二楼,转觉拣择。
○鉴赏有真好 知遇莫溺情
鉴赏自有真好,知遇岂缘溺情。倘所见既偏,则宋客以燕砾为宝珠,魏氏以夜光为怪石,二者同病。
○顺应自然 积极用世
生来气无烟火,不必吸露餐霞;运中际少风云,也会补天浴日。
○咳吐成珠玉 挥翰走龙蛇
咳吐成珠玉,何妨旁若无人;挥翰走龙蛇,洵是腕中有鬼。
○李白二诗 诗中之狂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啸傲凌沧州”;“啸起白云飞七泽,歌吟秋水动三湘。”二联可称诗狂。
○处处有尘埃 不染即道场
何地无尘?但能不染,则山河大地,尽为清净道场;如必离境求清,安能三千外更立法界?偈云:“对色无色相,视欲无欲意,莲花不着水,清净超于彼。”
○今人具古貌 气色便不同
秋鸟弄春声,音调未尝有异;今人具古貌,气色便尔不同。
○声色俱清 神情俱澈
文何为声色俱清?曰: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何为神情俱澈?曰: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
○灵芝无根 甘泉无源
张曲江词云:“灵芝无根,醴泉无源。”丈夫克自崛起,岂皆由凤雏龙孙?
○一任牛斗蚁鸣 不管水流花谢
三家村里,任教牛斗蚁鸣;一笑风前,不管水流花谢。
○嘉境闲游 心神俱适
峻岭连云,嘉树蔽日,散襟闲往,万翠浮衣带间,顿令山阴道上减观,天台路中失致。
○情趣可使逸 事务莫使逸
逸字,是山林关目。用于情趣,则清远多致;用于事务,则散漫无功。
○不知天下有真龙 枉被世人讥画虎
赏识既谬,不知天下有真龙;学力一差,徒与世人讥画虎。要之体认得力,自然下手有方。
○文章之妙 感人至深
文章之妙:语快令人舞,语悲令人泣,语幽令人冷,语怜令人惜,语险令人危,语慎令人密;语怒令人按剑,语激令人投笔,语高令人入云,语低令人下石。
○小园果木繁 足慰幽人兴
为园栽植之繁,非徒侈观,实备供具。如花可聚褥,叶可学书,竹可挂衣,茅可为藉。效用自真,颇领佳趣。至于裁菱荷以为衣,将薜荔以成服,纫兰为佩,拾箨为冠,检竹刻诗,倚杉完局,松花当饭,桃实充浆,犹见逸士之取裁,更得草木之知己。
○茗战有如酒兵 谈空不若说鬼
则何益矣,茗战有如酒兵;试妄言之,谈空不若说鬼。
○镜月水花观世事 剑光笔彩起壮心
镜月水花,若便慧眼看透;剑光笔彩,肯教壮志消磨。
○清流梳石发 细雨洗苔衣
溪上清流梳石发,无妆亦整云鬟;阶前细雨洗苔衣,不舞常明翠袖。
○志士须好剑 文人须好笔
烈士须一剑,则芙蓉赤精,不惜千金购之。士人惟此寸管,映日干云之气,那得不重值相索。
○天下诸友易结 独有野性寡谐
天下诸伴易结,独有野性寡谐。李青莲曰:“忽忆范野人。”杜工部曰:“闻君多道骨。”观此则知尘外之交,自昔不易。
○寒云几片束行装 明月半床供枕簟
遨游仙子,寒云几片束行装;高卧幽人,明月半床供枕簟。
○天下神奇景 色色皆空花
海市蜃楼奇观,总属乌有。因知天下饱眼之物,色色空花。
○清夜玩月影 情思何摇曳
小窗偃卧,月影到床。或逗遛于梧桐,或摇乱于杨柳。翠叶扑被,神骨俱仙。及从竹里流来,如自苍云吐出。清送素娥之环佩,逸移幽士之羽裳。相思足慰于故人,清啸自纡于长夜。
○骨清令人侧珠玉 态清令人坐针芒
清于骨,令见者形秽,如侧珠玉;清于态,令见者色阻,如坐针芒。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习俗以假遇假,真心相索,则面目辄移;语言以讹传讹,实论相参,则是非争起。
○宁风霜自挟 无鱼鸟亲人
落落者难合,一合便不可分;欣欣者易亲,乍亲忽然成怨。故君子之处世也,宁风霜自挟,无鱼鸟亲人。
○纵与鹿豕为群 莫与草木同朽
委形无寄,但教鹿豕为群;壮志有怀,莫遣草木同朽。
○春归卖花声 愁寄折柳枝
春归何处,街头愁杀卖花;客落他乡,河畔生憎折柳。
○雅俗共倾 莫如音乐
雅俗共倾,莫如音乐。琵琶叹于远道,箜篌引于渡河,羌笛弄于梅花,鹅笙鸣于彩凤。不动催花之羯鼓,则开拂云之素琴;不调哀响之银筝,则御繁丝之宝瑟。磬以云韶制曲,箫以天籁著闻,无不入耳会心,因激生感。今也冯谖之铗,弹老无鱼;荆轲之筑,击来有泪。岂独声韵之变,抑亦听者易情。
○暮雨掩梨花 秋风吹木叶
清斋幽闭,时时暮雨掩梨花;冷句忽来,字字秋风吹木叶。
○楚襄王公案 毕吏部画图
朝为行云,暮为行雨,二句楚襄王公案;左手持螯,右手持酒,一幅毕吏部画图。
○良缘易合 知己难投
良缘易合,红叶亦可为媒;知己难投,白璧未能获主。
○梦如蕉鹿 癖似蠹鱼
梦如蕉鹿,不拟薪者之藏;癖似蠹鱼,专食神仙之字。
○可与人言无二三 不得意事常八九
可与人言无二三,鱼自知水寒水暖;不得意事常八九,春不管花落花开。
○高鸿振远音 潜虬媚幽姿
高鸿振远音,天际真人之想;潜虬媚幽姿,竹林贤者之风。
○沾泥带水病在恋 随方逐圆妙在耐
沾泥带水之累,病根在一“恋”字;随方逐圆之妙,便宜在一“耐”字。
○事到全美不畏人 行到至污必自毙
事到全美处,怨我者不能开指摘之端;行到至污处,爱我者不能施爱护之法。
○和平之福在随缘 牵惹之劳因好事
四海和平之福,只在随缘;一生牵惹之劳,止因好事。
○议论先辈没学问 奖借后生关世道
议论先辈,毕竟没学问之人;奖借后生,定然关世道之寄。
○尘中物色 物外交游
尘中物色,要加于人所至忽之辈,而鉴赏始玄;物外交游,当勘于心情易动之时,而根器始定。
○服奇志淫 昔人所戒
博带苷衣,固吾儒风度,然或长袖曳地,得毋近于舞衫。大幅迎风,众方认为羽服。故裁置合式,大体所关。服奇志淫,昔人所戒。
○文人实多微词 听者当明大意
文人才子之口,实多微词;听言参论之问,当解大意。
○不为尘情蔽 莫以气焰高
不为尘情所蔽,才称水镜之才;倘以气焰相高,终倚冰山之势。
○古人敦旧好 今日重新欢
古人敦旧好,遗簪遗履之事,迥然可思;今日重新欢,指天指日之盟,泛焉如戏。岂特愧夫乘车戴笠,亦且见笑于白犬丹鸡。
○芳洁寄淡泊 名高任丑穷
甑中生尘釜生鱼,千载之下,不悲其穷而扬其清。故知澹泊之乡,芳洁所托。丑穷之士,后之声名,可知也。
○如非真才子 身价岂能高
市骏台高,黄金不悬天上。但非千里龙骧,未许忽腾声价。奈何欲策驽骀,而侥幸空群之顾乎?
○贫富之交可以情谅 贵贱之间易以势移
贫富之交,可以情谅,鲍子所以让金;贵贱之间,易以势移,管宁所以割席。
○物色有先机 文章有定数
物色有先机,曾报染衣之柳汁;文章有定数,豫传照镜之芙蓉。
○只要脚跟立得定 任他谗言与诡计
铄金之口,策善火攻。不知入火不焦者,有火浣之布;溃川之手,势惯波及,不知入水不濡者,有利水之犀。
○卖赋金多不为贪 换璧城多不为重
卖赋之金多不为贪,连城之璧售不为炫。盖千金可卖一字,而一字关人荣辱,即千金不能酬;十五城可换一璧,而一璧系国重轻,即十五城不能抵。
○众醉己独醒 必受众人嗔
众醉独醒,固是自高,而十锦一褐,必为众厉。不观之饮狂泉者乎?举国之人皆狂,国王纵穿井以饮,不能无恙也。噫!吾深为振俗超类者危也。
○残春与初秋 情景俱有致
客问:“残春何如初秋?”余曰:“春残浓华方谢,初秋凄其乍来,情景俱有淡致。第秋来转寂转清,而春后忽生烦热,境自异也。安得四时皆秋,答我萧疏之怀,澹彼繁华之兴?”
○千古流传句 不在语言多
名世之语,政不在多;惊人之句,流声甚远。譬如“枫落吴江冷”,千秋之赏,不过五字。作者何不练侈口无尽之平常,而钟一二有限之奇论?犹之大海起一朝之蜃气,平山削十丈之芙蓉,山水之灵,便足骇目。
○望气失之浮 相骨方得实
取才者,但知望气,未经相骨,故其人多失之浮。《尸子》曰:“虎豹之驹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误人法眼,此言作俑。
○满腹有文难骂鬼 措身无地反忧天
唐伯虎云:“满腹有文难骂鬼,措身无地反忧天。”英雄无己之怀,言言哽咽。昔谓悲歌可以当泣,此则读之堪泣不堪歌耳。
○世人甘弃本来面 顷刻之间多变易
《幽明录》贾弼见人曰:“爱君美貌,欲易君头。”许之。后能为半面笑,半面啼。尝读而异之。曰:“怪哉!鬼之能易人头也。”自今观之,似人之自为易也,于鬼何异与?夫天下岂少美如冠玉者,忽为啼,忽为啼中之笑,忽为笑中之啼。半面之中,笑啼并举。本来面目,顷刻屡更。宁有此多端之鬼,尽人而易之,随时而弄之耶?
○放生说佛法 是为第一义
徵之内典,鹫头作岭,鸡足名山,孔雀为经,鹦鹉语偈。字中疑瞿鸟,珠里认鹅,一切鸟禽皆具佛性。故放生说法,洞彻佛法真如。惜福清修,属第二义。
○阅历实境见闻真 备尝世味嗜欲淡
实境阅历,斯耳目之界真;世味备尝,斯口腹之嗜淡。向长安而空笑,过屠门而思嚼。实境真味,将何着落?
○冷香作诗韵 幽艳沁人脾
和冷香韵:幽人到处烟霞冷,仙子来时云雨香;霜封夜瓦鸳鸯冷,花拂春帘翡翠香;妆临水镜花俱冷,曲奏霓裳月亦香;雪穗层峦山骨冷,花随飞浪水痕香。
○玄之又玄梦中梦 解所不解杯后杯
若问玄之又玄,不免梦中说梦。最是解所不解,有如杯后添杯。
○论名节缓急事小 较死生名节论微
论名节,则缓急之事小;较死生,则名节之论微。但知为饿夫,以采南山之薇,不必为枯鱼,以需西江之水。
○为儒只须一亩宫 为士须有三寸舌
儒有一亩之宫,自不妨草茅下贱;士无三寸之舌,何用此土木形骸。
○无奇僻事见闻陋 多奇僻人伦常乱
天下非有至奇、至怪、至诞、至僻之事,则见闻不开;天下倘多至奇、至怪、至诞、至僻之人,则经常不正。故曰:不可无一,不能有二。
○揽当烟水倦意去 听到是非睡意生
揽当烟水,则青眼顿开;听到是非,则白日欲寝。
○客来蕉衫换酒 兴到竹籁代吟
裘敝黑貂,客来时蕉衫换酒;歌惭白雪,兴到处竹籁代吟。
○精凿之妙 不妨镂刻
抱冲雅者,一经精凿,辄谓有伤神色。不知精凿之妙,不妨镂刻。譬之精凿美玉,雕磨百端,神色愈正。
○沈郎诗瘦怜翠竹 东老书贫借白云
沈郎诗瘦,对翠竹同病相怜;东老书贫,借白云一家生活。
○驰马不如观鱼 放鹰不如调鹤
驰马不如观鱼,放鹰不如调鹤。
○窗中窥大椿 置身太古境
从牖窦窥大椿树,积阴如壑,寒涛若涌,郁然有不可测之势。仙郎曰:“古之巢居得此,不减秘室。”余曰:“如是幽深玄远,白日之下,风雨欲来,虬龙隐跃其上。直似穴处,不同巢居耳。”
○山峦多变态 不及世人心
“变态”二字难闻,独于山峦喜幻,然山态之变紫变青,不似世态之机心机事。风波千古未平,不知心险更恶。盖风色可冲可避,非若人情之多伏多藏。
○豪华到极限 愚蠢到极点
侈汰出于无用,不特暴殄天物,亦且何与快事。不见羊王秀之兽炭,石崇之蜡薪乎?欲极奢华,翻觉痴绝。
○世路渐分明 人情倍亲切
由少得壮,由壮得老,世路渐到分明;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人情倍为亲切。
○海内殷勤读停云 目中寥廓歌明月
海内殷勤,但读停云之赋;目中寥廓,徒歌明月之诗。
○砚诚有岁 舌岂无兵
不耕而获,不塘而畲,砚诚有岁;今日下城,明日倾国,舌岂无兵。
○混迹渔樵 兴颇不恶
桃花流水,白云深山。混迹渔樵,兴颇不恶。
○此曲只应天上有 我辈岂是蓬蒿人
弄月嘲风,此曲只应天上有;茅斋草径,我辈岂是蓬蒿人。
○文人蕴藉 才子纵横
文人蕴藉,才子纵横。纵是绣口锦心,法门自有区别。
○酒人有鬼 诗人有魔
酒人有鬼,诗人有魔。想来极有主张,兴到任他愚弄。
○戒酒便是逐鬼 祭诗未必祛魔
戒酒便是逐鬼,祭诗未必祛魔。无鬼无魔,诗酒何用。
○琵琶须昭君弹 胡笳须文姬吹
琵琶非昭君,胡笳非蔡琰,吹弹绝无风韵。然两君之韵,却未必在此。
○李太白酒圣 蔡文姬书仙
李太白酒圣,蔡文姬书仙。置之一时,绝妙佳偶。
○乘兴而来兴尽返 一时相忆千里随
子猷之舟,乘兴而来,兴尽而返;吕安之驾,一时相忆,千里相从。
○物外之情 尽堪闲适
石上藤萝,墙头薜荔。小窗幽致,绝胜深山。加以明月照映,秋色相侵,物外之情,尽堪闲适。
○生憎肉眼相形 最忌大言惊众
居傍鸣珂之里,生憎肉眼相形;时登树帜之坛,最忌大言惊众。
○云间陈徵君 公安袁吏部
词坛中之文将,云间陈徵君;文场中之词臣,公安袁吏部。
○侯家灯火贫家月 一样元宵两样看
王百谷《元宵词》云:“侯家灯火贫家月,一样元宵两样看。”旨味隽永,极可想见世情。
○古色在笔墨外 新意在笔墨内
颜鲁公座位帖,古色在笔墨之外;米南宫天马赋,新意在笔墨之内。二帖合看,可得形神之全,生熟之法。
○世间好话佛说尽 天下名山僧僭多
“世间好话佛说尽”,妙法恐不可说,“尽”字有病;“天下名山僧僭多”,高僧方许住得,“僭”字有趣。
○村居耐俗汉 无可奈何计
一帘喜色,无如久雨初晴;四座愁颜,却为俗人深坐。陈眉公欲以村居耐俗汉,真无可奈何之计也!
○下帏绝应酬 识性交挚友
杜门之法,只是下帏;忘形之交,唯有识性。
○松枝作谭柄 柿叶托挥毫
松枝作谭柄,莫愁愤击珊瑚;柿叶托挥毫,争胜兴题白练。
○细雨湿衣看不见 闲花落地听无声
细雨湿衣看不见,任行谮以暗伤;闲花落地听无声,觉解纷为多事。
○世途渺于鸟道 人情浮比鱼蛮
宇宙虽宽,世途渺于鸟道;徵逐日甚,人情浮比鱼蛮。
○随缘说法有众生 作戏逢场非本分
随缘说法,自有大地众生;作戏逢场,元非我辈本分。
○日月山河为剩影 文采声名是真神
日月山河,不过剩影,何况块然一身;文采声名,方是真神,那得漫焉终世。
○可怜之人不自怜 可爱之物人共爱
凡天下可怜之人,皆不自怜之人,故曰无为人所怜;凡天下可爱之物,皆人所共爱之物,故曰不夺人所好。
○货财害子孙 谬学杀后世
以货财害子孙,不必操戈入室;以学术杀后世,有如按地伏兵。
○慧心人专用眼语 浅衷者常以耳食
慧心人专用眼语,浅衷者常以耳食。
○作赋何以招魂 祓禊焉能续魄
臣既见放,作赋何以招魂;人实不祥,祓禊焉能续魄。
○现实世界所必无 情感世界未必无
汤若士《牡丹亭序》云:“夫人之情,生而不可死,死而不可生者,皆非情之至。”又云:“事之所必无,安知情之所必有?”情之一字,遂足千古,宜为海内情至者惊服。
○声气贵相许 道德有其邻
荀爽谒李膺,以得御为喜;曹憎迎赵咨,以不得见为天下笑。识者鄙其声名之相取。夫声气相求,不妨附丽之迹。如必以孤立为高,德之有邻,不几虚语。顾其所御所见之人何如耳。
○一百万买宅 一千万买邻
天下最易渐染者,莫如衣冠言语之习。不惟贤者不免,贤者殆甚。盖贤者过之,一切新奇,正投所好耳。故晏子之卜居,孟氏之结邻,未论唇齿相依,先在面目可对。宋季雅曰:“一百万买宅,千万买邻。”庶获我心。不则如诗所称“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太自矜立矣。
○美人借韵于山水 山水借韵于美人
客曰:“山水花月之际看美人,更觉多韵,是美人借韵于山水花月也。”余曰:“山水花月直借美人生韵耳。”
○多情莫谈媸妍 多兴莫谈去住
多情者不可与定媸妍;多谊者不可与定取与;多气者不可与定雌雄;多兴者不可与定去住;多酣者不可与定是非。
○世情熟人情易流 世情疏交情易阻
世情熟,则人情易流;世情疏,则交情易阻。甚矣处世之难。
○出世者方能入世 入世者方能出世
必出世者方能入世,不则世缘易堕;必入世者方能出世,不则空趣难持。
○提刀斩妄念 面壁炼禅心
赵州和尚提刀,达摩祖师面壁。总之一样法门,工夫各自下手。
○当局者意兴豪 旁观者情趣远
柳下舣舟,花间走马。观者之趣,倍于个中。
○黄金岂能结客 红袖懒于撩人
论到高华,但说黄金能结客;看来薄扳,非关红袖懒撩人。
○锦绣刺作平原君 黄金铸成钟子期
同气之求,惟刺平原于锦绣;同声之应,徒铸子期以黄金。
○文字易谬 校勘极苦
鱼豕之讹,非独残断者难辨;校雠之苦,若非忍耐者不堪。
○阶前草色时邀客 庭下松阴自著书
阶前草色时邀客,宁愁踏碎落花;庭下松阴自著书,但喜坐残明月。献酬固尔不废,应接亦不太烦。
○名病太高 才忌太露
名病太高,才忌太露。自古为然,于今为甚。
○急则佩韦缓佩弦 水则从舟陆从车
问调性之法,曰急则佩韦,缓则佩弦。问谐情之法,曰水则从舟,陆则从车。
○天下美文字 多在道藏中
天下极神奇极壮丽极鲜美文字,多在道藏。偶检一二,眼界遂异。运思运笔,率尔改常。世间何高语佛藏,曾不及此。
○李贽随口利牙 屠隆翻肠倒肚
李卓吾随口利牙,不顾天荒地老;屠纬真翻肠倒肚,那管鬼哭神愁。
○随人唾余焕精光 自可卓越超当世
举世尽云:“不愿拾人唾余,落人齿牙。”夫独抒性灵,诚为英异。恐天地不独留不泄之秘,待我阐发,但随其唾余齿牙,焕发其精光,自已卓越一世矣。
○坐沉红烛有远思 看遍青山多冷意
坐沉红烛,即迩室若有远思;看遍青山,虽热肠觉多冷意。
○余钱但买书 移钱且买书
王百谷云:“余钱但买书。”若待余钱,则天下目枯久矣。予且移待之举火之钱,纳之书肆。尝曰:“移钱且买书。”
○读书可以医俗 作诗可以遣怀
读书可以医俗,作诗可以遣怀。有多读书而莽然,多作诗而戚然者,将致疑于诗书,抑致疑于人。
○文房供具足清玩 铺叠如市损雅趣
文房供具,借以快目适玩。铺叠如市,颇损雅趣。其妆点之法,要如袁石公瓶花,罗罗清疏,方能得致。
○以行云流水澹衷 为和风甘雨气色
稽叔夜眼易青白。世人面孔,殆有甚焉。然名节义气之见于色也,不失本来面目。一至利争,匪兕匪虎,不顾当者立毙。故君子当以行云流水之澹衷,储为和风甘雨之气色。
○真英雄练性摄心 假豪杰任才使气
真英雄练性摄心,假豪杰任才使气。
○姊妹变脸绝好看 朋友结盟最可笑
绝好看的,戏场姊妹们变脸;最可笑的,世事朋友家结盟。
○说不尽山水好景 当不起世态炎凉
说不尽山水好景,但付沉吟;当不起世态炎凉,唯有哭泣。
○不平之事山禽说 叵测之机烟柳藏
胸中不平之气,说倩山禽;世上叵测之机,藏之烟柳。
○丹青依形似 文字足传神
鹤林云:“绘雪者不能绘其清;绘月者不能绘其明;绘花者不能绘其馨;绘泉者不能绘其声;绘人者不能绘其情。”夫丹青图画,元依形似,而文字模拟,足传神情。即情之最隐最微,一经笔舌,描写殆尽。吾且试描之以笔舌。
○晓看山如树 晚看树如山
晓看山,则菁葱而玲珑,山如树也;晚看树,则盘郁而溟,树如山也。景致在疑似之间,最为着趣。
○生来唯愿四般无恙 青山故人藏书名卉
生平愿无恙者四:一曰青山;二曰故人;三曰藏书;四曰名卉。
○契少金兰 谗多贝锦
世人契少金兰,以故谗多贝锦。一德之求,自不妨千言之间。
○阅读至情文 当洒至情泪
前辈有云:读韩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友。夫如此才为真读书。今人非不日读可涕可泪之书,且看何人堕泪,固知忠孝友道之难。
○祛恶魔女郎说剑 销热血学士谈禅
祛长夜之恶魔,女郎说剑;销千秋之热血,学士谈禅。
○欲担当大用者 不妨小试其才
效大用者不妨小试其才。百里奚饭牛而牛肥,卜式牧羊而羊息。其受知于秦穆公,受知于汉武帝,固皆以鄙事托基也。
○琴以不鼓为妙 棋以不着为高
琴以不鼓为妙,棋以不着为高。示朴藏拙,古之至人。
○松竹凌霄而不摧 桃李艳阳而不耐
松竹之凌霄而不摧者,以其高而清也;桃李之艳阳而不耐者,以其丽而娇也。于此可以想见为人。
○杀得人方生得人 有恩者必然有怨
杀得人者方得生人,有恩者必然有怨。若便不阴不阳,随世披靡,肉菩萨出世,于世何补,此生何用?
○闻暖语如挟纩 闻冷语如饮冰
闻暖语如挟纩;闻冷语如饮冰;闻重语如负山;闻危语如压卵;闻温语如佩玉;闻益语如赠金;口耳之际,倍为亲切。
○依附他人 即为影人
后梁为北魏影国,谓附庸也。予请以一切依附之人为影人。
○书法之奇妙 用墨贵得神
书法之妙,在用墨之得神。姜白石云:“徐季海之渴笔,如绮筵之素馔,美人之淡妆。”不则痴重淋漓,不免倪思墨猪之诮矣。
○声之韵者有多般 要以卖花声第一
论声之韵者,曰:“溪声,涧声,竹声,松声,山禽声,幽壑声,芭蕉雨声,落花声,落叶声,皆天地之清籁,诗肠之鼓吹也。”然销魂之听,当以卖花声为第一。
○假糟邱为霸业 托花谷为深山
英雄未展之雄图,假糟邱为霸业;风流不尽之余韵,托花谷为深山。
○人不可无癖 人不可无痴
生平卖不尽是痴,生平医不尽是癖。汤太史云:“人不可无癖。”袁石公云:“人不可无痴。”则痴正不必卖,癖亦不必医也。
○声色货利欲世界 清真淡泊佛真身
声色货利,原以人事成世界;清真淡泊,别以天道为法身。
○使我游于世 使世游于我
法界甚宽,尽可容横逆之禽兽;吾心非隘,自足徵忍辱之菩提。卫洗马云:“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义相干,可以理遣。”佩此二言,可以使我游于世,亦可以使世游于我。
○传神之语 贵于清远
传神之语,贵于清远。着意摹拟,反致失真。王■州曾集诸词人赋绿牡丹,争写连篇累牍,总未极其风韵。一人忽投一绝,结云:“雨后卷帘看霁色,却疑苔影上花来。”众皆自失。此盖以清远敌摹拟也。
○得丧升沉付陈迹 死生契阔资清欢
黄次山云:“得丧升沉,尽置十年陈迹;死生契阔,聊资一笑清欢。”可为达生。
○文字为典刑 鼎彝为供具
老成安在,但以文字为典刑;清赏谓何,必藉鼎彝为供具。
○清襟凝远松江秋 妙笔纵横昆仑秀
昔人云:“清襟凝远,卷松江万顷之秋;妙笔纵横,搀昆仑一峰之秀。”读此可以遣烦郁之怀,润枯涩之笔。
○良心与学问 夜气清明时
先儒谓良心在夜气清明之候,予以真学问亦不越此时。
○肝胆相照分秋月 意气相许坐春风
肝胆相照,欲与天下共分秋月;意气相许,欲与天下共坐春风。
○从议最宜婉转 发论定以主持
从议最宜婉转,但忌随波;发论定以主持,须戒偏执。
○纵意颦笑千古忧 游口春秋一生毒
纵意之颦笑,成千古之忧;游口之春秋,中一生之毒。
○木鱼数声破烦恼 莲花皎洁见性灵
破除烦恼,二更山寺木鱼声;见彻性灵,一点云堂优钵影。
○山静昼亦夜 山淡春亦秋
山静昼亦夜,山淡春亦秋,山空暖亦寒,山深晴亦雨。
○随地是选佛场 到处有游仙乐
不作好,不作恶,随地是选佛之场;应以马,应以牛,到处有游仙之乐。
○宁为随世之庸愚 无为欺世之豪杰
才人经世,能人取世,晓人逢世,名人垂世,高人出世,达人玩世。宁为随世之庸愚,无为欺世之豪杰。
○浮贝使人寡 萱草可宜男
浮贝使人寡,无以近妇人;萱草名宜男,佩之可得子。一物之微,或造命,或衡命,则天为无权,吾不信也。
○文章须奇险 才具应绮丽
阴壑积雨之奇险,可以想为文章,不可设为心术;华林映日之绮丽,可以想为才具,不可依为世情。
○天下无人不好谀 世间尽是善毁辈
天下无不好谀之人,故谄之术不穷;世间尽是善毁之辈,故谗之路难塞。
○媚出清致见风神 媚附妖娆露丑态
“媚”字极韵。但出以清致,则窈窕具见风神;附以妖娆,则做作毕露丑态。如芙蓉媚秋水,绿篠媚清涟,方不着迹。
○着假者认不得真 卖巧者藏不得拙
任你极有见识,着得假,认不得真;随你极有聪明,卖得巧,藏不得拙。
○大将须能行兵 饱学应知运笔
大将不会行兵,空有十万犀甲;饱学不能运笔,徒烦两脚书厨。
○伤心事懦夫动怒发 快心举愁人开笑颜
伤心之事,即懦夫亦动怒发;快心之举,虽愁人亦开笑颜。
○高闲无尘染 莫过于一懒
眉公以懒为清事。盖高闲不尘,无如一懒。尝读南唐野史,见吴合灵道士曰:“人若要闲,即须懒,如勤即不闲。”眉公深得此意。
○知己分襟惨离别 神交作契苦相思
知己分襟,惨于离别;神交作契,苦于相思。情之所钟,皆可以死,不独有痴情也。
○文酒社风月场 移人情夺人性
才经文酒社,高尚者忽逞征逐之豪;一入风月场,老成人亦生游冶之态。
○世非群猴不可弄 人犹草木望甘霖
世岂群狙,奈何弄以朝三暮四之术;人犹一草,亦然望以五风十雨之期。
○大屈必大伸 微恩当重报
大屈大伸,张子房之拾履;微恩重报,韩王孙之致金。
○千载奇逢对好书 一生清福多幽事
千载奇逢,无如好书相遇;一生清福,无如幽事相仍。
○心游天外 奇句惊人
有天外之片心,然后有惊人之奇句。
○枯骨可致千金 片语亦重九鼎
傲骨、侠骨、媚骨,即枯骨可致千金;冷语、隽语、韵语,即片语亦重九鼎。
○三不朽行己 三大统维风
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今人操何术以行己?三大统:尚忠、尚文、尚质,今世遵何道以维风?
○险中之扳扳中险 法外之恩恩外法
求险中之扳者,必有扳中之险;希法外之恩者,不免恩外之法。
○造物愚弄人 不能愚豪杰
造物可愚弄人,必不能愚豪杰。
○花关曲折云遮湾 草径幽深叶敲门
花关曲折,云来不认湾头;草径幽深,叶落但敲门扇。
○破尘情鸡犬为仙 拘世法鹤鹅作阵
尘情一破,便同鸡犬为仙;世法相拘,何异鹤鹅作阵。
○一生性僻耽佳句 千金散尽能复来
李太白云:“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能复来。”杜子美云:“一生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豪杰不可不解此语。
○真人品不以迹蒙 伪人品不以事袭
善论人者,先勘心事,然后论行事。要如古圣贤求忠臣孝子之苦心,斯真人品不以迹蒙,伪人品不以事袭。
○圣贤之衷托日月 天地之气托风雷
圣贤不白之衷,托之日月;天地不平之气,托之风雷。
○支离狂悖千古醉 颠倒颇僻一生病
支离狂悖,千古不醒之醉也;颠倒颇僻,一生不起之病也。
○天人不可测 报应早与迟
如使善必福,恶必祸,则天之报施太浅;如使贤必举,愚必措,则人之得失甚平。天人不可测如此。
○换出一番世界 便为难得之人
武士无刀兵气,书生无寒酸气,女郎无脂粉气,山人无烟霞气,僧家无香火气,换出一番世界,便为世上不可少之人。
○天下之人皆可化 本来佛性何曾失
天下固有父兄不能囿之豪杰,必无师友不可化之愚蒙。
○爨余之桐赏已晚 道旁之李弃非辜
爨余之桐,虽遇赏音已晚;道路之李,即遭捐弃非辜。
○买笑易 买心难
买笑易,买心难。
○清恐人知 奇足自赏
清恐人知,奇足自赏。
○早随桃李嫁东风 莫向桑榆怜暮景
红颜未老,早随桃李嫁东风;黄卷将残,莫向桑榆怜暮景。
○有影还自爱 无情但相撩
鬼好揶揄,有影还须自爱;人丛睥睨,无情但听相尤。
○有才莫受人怜 有才不可自傲
怜之一字,吾不乐受。盖有才而徒受人怜,无用可知;傲之一字,吾不敢矜。盖有才而徒以资傲,无用可知。
○贫气彻骨无物救 炎情在面无药治
贫气彻骨,即日贮辟寒香何用;炎情在面,即时饮清凉散如常。
○空到无物可空 方可诗禅说法
潭影空人心,不知人心空于潭影。空无所空,可以诗禅说法。
○老树贵有禅意 美人贵有诗意
俊石贵有画意;老树贵有禅意;韵士贵有酒意;美人贵有诗意。
○销魂须妙曲 山水有清音
销魂之音,丝竹不如著肉。然如风月山水间,别有清魂销于清响,即子晋之笙,湘灵之瑟,董双成之灵邴,犹属下乘。娇歌艳曲,不益混乱耳根。
○性格决定情绪 不因外境迁移
寥落者,遇浓艳而转悲;豪华者,当凄清而益侈。
○不易见为贵 难得食为奇
朱草,神龙,以不易见为贵;交梨,火枣,以难得食为奇。
○好梦难通巫云散 仙缘未合游女空
好梦难通,吹散巫山云气;仙缘未合,空探游女珠光。
○生平至愿 饮酒读书
生平有至愿:移酒泉,傍玉笥山,便于浮白读奇书。然醴泉无源,不必酒郡。玉笥秘窟,安得一探宝裣以慰生平。
○米芾呼石为兄 庄生喻尘以马
谐友于於天伦之外,元章呼石为兄;劳奔走于世途之中,庄生喻尘以马。
○字句风霜情魂濯 花姿冰玉神骨清
挟来字句风霜,使我情魂洗濯。如有花姿冰玉,令人神骨萧疏。
○想到非非想 明至无无明
想到非非想,茫然天际白云;明至无无明,浑矣台中明月。
○逃暑深林里 逍遥不可名
逃暑深林,南风逗树。脱帽露顶,浮李沉瓜。火宅炎宫,莲花忽迸。较之陶潜卧北窗下,自称羲皇上人,此乐过半矣。
○夏夜多风月 暑消心亦清
风生水簟,于于奏彻桃笙;月到漪园,隐隐素开玉版。把臂共适,高卧独闲。幽趣甚微,清出世界之外。
○集腋成裘 聚土为山
合升斗之微,以满仓廪;合疏缕之纬,以成帷幕。则片语只言,亦可收为一时腹笥;朝披夕揽,岂难蓄为两脚书厨。
○军多难攻强辩城 志坚直捣流言穴
战士如云,谋臣如雨,难攻强辩之城;斩木为兵,揭竿为旗,直捣流言之穴。
○五交量交独难 三友诗友最契
刘孝标论五交,量交独难;白乐天善三友,诗友最契。
○仙人好楼居 余亦好楼居
仙人好楼居,余亦好楼居。读书宜楼,其快有五:无剥啄之惊,一快也;可远眺,二快也;无湿气侵床,三快也;木末竹颠与鸟交语,四快也;云霞高瞻,五快也。
○饥餐渴饮 康济身心
快欲之事,无如饥餐;适情之时,莫过甘寝。求多于情欲,即侈汰亦茫然也。
○窗前俊石似高人 槛外名花如美女
窗前俊石泠然,可代高人把臂;槛外名花绰若,无烦美女分香。
○词人半肩行李 深宫一世梳妆
词人半肩行李,收拾秋水春云;深宫一世梳妆,恼乱晚花新柳。
○嗜好口应穷 行谮术终竭
美仅一脔,则嗜好之口皆穷;剥及全肤,则行谮之术已竭。
○枭羹疗妒 舞草知音
慨性僻之如仇,若枭羹疗妒;闻调高而寡和,何当舞草知音。
○凤凰有欣托之地 蛟龙无终蛰之时
竹实如累,梧桐不凋,凤凰有欣托之地;风雷作合,霖雨久待,蛟龙无终蛰之时。
○高僧送诗天花堕 韵妓寄画山雨飞
高僧筒里送诗,突来天花堕落;韵妓扇头寄画,隔江山雨飞来。
○无根器者莫谈道 无灵心者莫论文
无根器者,不可与谈道;无灵心者,不可与论文。故修慧是人生第一义。
○与其藏名山 不如悬国门
与其藏名山,不如悬国门;与其结血成碧,不若呕心为字。
○家徒四壁不为贫 一掷千金浑是胆
家徒四壁不为贫,知是诗书窘我;一掷千金浑是胆,不免英雄笑人。
○人生领趣最难 人生相遇最巧
人生领趣最难,雪月风花之外,别有玄妙;人生相遇最巧,趋承凑合之内,别有精神。
○心正意亦正 即可免指责
耳目口鼻,位置不正,尚来指视之纠弹;意志心知,穿引多端,可无隐微之谴责?
○西游记是定性书 水浒传是定情书
《西游记》一部定性书,《水浒传》一部定情书。勘透方有分晓。
○可作依人鸟 莫作叩头虫
○宋人玉叶无实用 庄生木鸡有内涵
极巧穷奇,宋人玉叶将焉用哉;注精凝神,庄生木鸡彼有取尔。
○微名通千古 只字流九州
瞬息而通千古,莫如微名;一方而流九州,无过只字。
○客来花外销白昼 酒到梁间对金尊
客来花外,茗烟低,共销白昼;酒到梁间,歌雪绕,不负清尊。
○良马比君子 美玉喻佳人
良马比君子,不在奔逸绝尘;美玉喻佳人,讵独晶光异采。
○得趣处下界有仙 随缘时西方无佛
瓦枕石榻,得趣处,下界有仙;木食草衣,随缘时,西方无佛。
○举世无终弃之物 天地有或闭之时
马渤牛溲,举世无终弃之物;龙文凤采,天地有或闭之时。
○一粒种成太仓 篇章立博荣显
一粒而种成太仓,篇章而立博荣显。丹种之妙,烧炼自神。
○当厄之施甘时雨 伤心之语毒阴兵
当厄之施,甘于时雨;伤心之语,毒于阴兵。
○冷语点破无稽论 冷眼看透颠倒行
点破无稽不根之论,只须冷语半言;看透阴阳颠倒之行,惟此冷眼一只。
○居绮城不如居陋巷 赋长言不如赋短曲
居绮城不如居陋巷,见闻虽鄙,耳目自清;赋长言不如赋短曲,口舌太烦,语言无味。
○德之感人 深于招徕
西伯泽及枯骼,而大老双归;燕昭价重死骨,而骏马三至。德之感人,深于招徕。士之相投,不在征召。
○君子之狂出于神 小人之狂纵于态
君子之狂,出于神;小人之狂,纵于态。神则共游而不觉,态则触目而生厌。故箕子之披发,灌夫之骂座,祸福不同,皆狂所致。
○兴来书自圣 醉后语犹颠
得意不必人知,兴来书自圣;纵口何关世议,醉后语犹颠。
○相安于寻常 享天地之福
异宝秘珍,总是必争之物;高人奇士,多遗不祥之名。不如相安于寻常,受天地清平之福。
○酒有难比之色 茶有独蕴之香
酒有难比之色,茶有独蕴之香。以此想红颜媚骨,便可得之格外。
○但有肝胆向人 不须口舌造孽
世路既如此,但有肝胆向人;清议可奈何,曾无口舌造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