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企业手机号码大全: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08/20 09:19:29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纳兰容若
容若,花开花落,康熙年间过去了,朝代更替,风雨如晦,三百年了。你亲手种植的两株明开夜合花,仍年年在夏夜静静绽放。微风拂起的时候,夜露中每一朵白花绿叶,都在低诉你不尽的悲凄:“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三百年了,我想到了遥远的京城,明珠府内的那株夜合花,此时,枝桠间朵朵繁密的小白花,是否也在月下悄然绽放?西花园内的海棠,几度花开花谢,绿水亭畔的红莲,依旧年年如霞似绢,可是,容若,你的魂魄是否夜夜归来?

捧着斟满思念的酒盅,透过氤氲的薄雾,我在你的字里行间寻觅你才情盖世的身影。“阶前双夜合,枝叶敷华荣。疏密共晴雨,卷舒因晦明……”听到了,听到了你在夜合花下的轻咏,还是那清秀英挺而分明的面容,可你深邃忧郁的眼神里,为何总有着掩饰不尽的哀伤?
容若,你这个集天下可羡为一身的翩翩佳公子,显赫的家世,惊人的才华,温婉的妻子,忠实的朋友,锦绣的前程,多少人穷其一生苦苦追求的梦想,你都轻易拥有了。人生至此,夫复何求?你本该过着雕鞍顾盼、有酒盈樽的疏狂日子,你本该踌躇满志、大展宏图、建功立业,可是,为何你年仅三十一岁便积郁而终?容若,你为何年来憔悴与愁并?容若,你为何愁向风前无处诉?

容若,你这个千古伤心人,一卷哀婉凄绝、不忍卒读的《饮水词》引出多少伤心泪。就连你权倾朝野的父亲明珠,那是何等刚烈的汉子,读罢你的《饮水词》也禁不住老泪纵横,叹息着说:“这孩子他什么都有了,为什么会这样不快活?”
是啊,地位、权利、富贵、荣华你都有了,容若,你为何这样不快活?容若,你为何如此伤心?容若,你不该如此伤心啊!容若,你为谁伤心?谁懂你的心?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容若,也许同为天涯惆怅客的我,才能读懂你惆怅的心事吧!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轻狂。这些许惆怅,这些许轻狂,这些许落寞,就是为了一个“情”字吗?

至情至性,率真热忱的你,视友谊爱情为生命。与落拓不羁的汉族文士为伍,为救友人于边塞,求父感皇恩破例释放,是何等重情重义!挚热忠恳地作赋首首《金缕曲》,尽诉浓浓金兰情。 顾贞观、严绳孙、陈维崧、姜宸英、吴兆骞……清初词坛的优秀俊杰,都是你义薄云天的忘年交,大家都为年轻词人的真诚而感动。“德也狂生耳”,在你黑亮清澈的眸子里,闪烁着激情灵异的才华,无愧于英俊挺拔、风流倜傥的侧帽词人之称。然而,友人在世事变迁中,如分飞劳燕,不断地离散,“人生何如不相识,君老江南我燕北”,他们与你凄美的爱情一起,在心上剜了一道深深伤痕。
曾经青梅竹马的表妹,被选秀入宫,使朦胧的蓓蕾凋萎了。辘轳金井,落花红冷,伊人已远去, “谁念西风独自凉?多情情寄阿谁边?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万般无奈的是,相思相望的你和她,却偏偏不能相亲相爱。只留下你在簟纹灯影里的声声叹息。

当婉丽柔美的卢氏来到你身边时,琴瑟相谐,伉俪情深,温暖了你怅惘的心。“十八年来坠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红菂桥边,轻轻牵素手,缱绻和幸福溢满了英俊清癯的脸庞;绿水亭畔,双双身影留连于花前月下,陶醉在红袖书香里,年轻的心若朝阳般明媚。
可是一切如春梦逝水,年轻娇美的妻子却早早撒手人寰。破碎的心,顿时浸在寒更雨歇的葬花天气里,你泪流满面,心痛不已。一片伤心画不成,再也没有被酒春睡之重,没有了读书泼墨之香,上苍啊,你可听到纳兰公子的痴情心语:“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别绪如丝睡不成,那堪孤枕梦边城。”“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此情已自成追忆,十一年前梦一场。一往情深深几许?共君此夜须沉醉。容若,不知道当初你和她曾经共同经历过怎样一段刻骨铭心的人生,但我想那时的你定是幸福到了极致,快乐到了极致,沉醉到了极致。否则离别之后,你不会如此的伤心、如此的断肠、如此的悲怆。容若啊容若,奈何,奈何,苍天不许人痴狂啊!纵使你才华盖世,纵使你富可敌国,纵使你万人仰慕,你还是不能和她在一起。满心凄凉的你只能用自己的生命拼却相思的一醉。可惜,这份醺然的醉意,虽能醉了岁月,虽能醉了红尘,却麻醉不了你自己的心,从思念的陈酿中清醒之后,你依然伤感着、憔悴着、沉沦着、痛苦着、悲哀着……
丧妻之疼与不如意的宫庭供职,让你更加憔悴,你无意于圣上重用,本有着一颗自由飞扬的诗人性灵,却拘囿在护驾围猎中,出征于荒漠边塞外。山一程,水一程的艰辛跋涉,让夜深千帐的灯火,更孤寂凄清。仰望苍穹,爱妻的身影在何方?唯有一轮冷月与你遥遥相望:“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是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当年轻的生命在天涯行旅、离情愁怨里沉沦时,此时江南秀丽妩媚的才女沈婉与你相识。飘逸如梦的沈婉,聪颖灵透,抚琴习律诗词皆通,深深倾心于忧郁痴情的纳兰公子。你如爱卢氏一样,深沉地爱着她,执红颜之手,志趣相投,两情相悦,有瑶琴宝鼎、诗词书画相伴,并肩在夕阳影里,倚马挥毫,疲惫的心有了暂栖的港湾。
然而堂堂相国明珠府,不可能娶进一汉家女子,父亲的强烈反对,让你消瘦而憔悴地奔波于相府、皇宫与沈婉处,作为明珠大学士深爱的长子,父子俩第一次有了隔阂。沈婉,这个聪慧的女子,饱含着几多无奈与哀怨,斩断了这缕缠绵情丝,重又回到了山清水秀的江南故乡。

你的最后梦幻也跟着她飞走了,所有的希望和欢乐都不复存在!伊人远逝,疏桐寒梅边,冷月清辉里,你已心灰意冷:“昏鸦尽,小立恨因谁?飞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落花如梦般凄迷,两地悲凉多少恨,这清愁无限,又有谁知?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曾经那么渴望友情,而友人却不得不天南海北地别离,如今这温暖的爱情,也终于烟消云散了。纳兰啊纳兰,你感到了从没有过的空漠与茫然!

“倦眼乍底缃帙乱,重看忆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雨歇梧桐泪乍收,遣怀翻自忆从头。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天上人间惧惆怅,经声佛火两凄迷”,哀莫大于心死,用整个生命呼唤情,拥抱爱的诗人,还有什么能让你充满希望呢?厌倦了仕途与侍卫生涯,富丽堂皇的贵族相府犹如羁绊牢笼,无边的落寞与孤寂,充斥着迷茫困惑的心,断肠回首处,偷零的,岂止是泪?
你终于一病不起,也许,只有在梦里,才能让这颗与生俱来的诗人性灵,得以无际飞翔。
“天将愁味酿多情,倩魂销尽夕阳前。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翰海沙。拟将欢笑排离索,镜中无奈颜非昨。”容若,你缘何深情如斯?容若,你缘何痴情如斯?这满纸的飘零、这满纸的悲凉,这满纸的思念,是怎样憔悴了你的岁月,苍老了你的灵魂,吞噬了你的生命啊。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容若,这满纸的“谢”字,这满纸的“谢娘”,这一番飘摇的心事,这一场无望的相思,这一杯苦涩的烈酒,终于让你耗尽了所有的热情、哭干了最后的眼泪、受尽了百般的折磨、写尽了千古的绝唱。
你本就不属于这红尘俗世间,自由而纯净的地方,就在遥遥的天堂,上苍已在隐隐地招唤着,是你该离去的时候了。

于是,一颗年轻的星悄然陨落,三十一岁的生命,凋零在夜合花盛开的季节里……
春寒料峭,水寒衿冷。心字成灰,相思成空。深情万缕,已随风逝。午夜梦断,无语凝噎。漫卷珠帘,泪痕红泫。手持那时情,眼望这边人。两眉月如钩,佳期如梦杳。凭谁来问,任谁来听:容若何在?!忆及往昔,爱何以堪?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