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闭幕式新闻稿:挖光、卖光、染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20/01/19 04:24:04

谁制造了万覆不劫的“三光”:挖光、卖光、染光云淡水暖



“三光”是个老词儿,小的时候就知道,一般是指日本军国主义在抗日战争期间,对共产党、八路军根据地实行的一种残酷的封锁政策,特别是在大战犯冈村宁次在华北推行的大扫荡中,为断了八路军的物资供应,对根据地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令人发指,罪恶滔天。

时间流转,风和日丽,在一片盛世平和的华盖下面,殊不知也进行着看不见硝烟的战争:经济战争,因其隐蔽且有一个好词儿:经济成就或者说GDP烘托着,还有一个美景:发家致富在引导着,歌舞升平,不知就里。

但是,却分明有一种景象存在着,或者可以说也是一种“三光”:挖光、卖光、染光。

据《法制晚报》报道:“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工业品处处长晁宁昨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国际白银年会上称,中国稀土储量在1996至2009年间大跌37%,只剩2700万吨。按现有生产速度,我国的中、重类稀土储备仅能维持15至20年,有可能需要进口。”

还有报道“一边是中国稀土储量仅剩可怜的2700万吨,甚至不排除出现未来需要进口的尴尬局面;另一边是国家减少稀土出口配额后催生的巨大走私利润空间。…稀土走私业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中间有人专门采购,有人专门收货,有人专门打通海关报关事宜。正常采购再伪装出口,几乎是稀土走私者逃避配额管理和相应税负的一贯伎俩。在整个走私过程中,一些报关公司从中扮演着稀土走私的帮凶角色。”(《每日经济新闻》)

稀土可以说是近些年来最能够体现“挖光、卖光”的一个领域。10多20年前中国的稀土储量还雄踞世界第一,如今只能维持20来年的开采量了。反观美国,2000年开始就封闭了自己的所有稀土矿山,如今中国的稀土稍有管制,美国想重开自己的矿山,却发现因为稀土产业的关闭,技术人才流失殆尽,竟然找不出足够的稀土产业工程技术人员了。

再观日本,据说在前些年中国的稀土卖泥巴价的时候,大量囤积,往海底填埋,打好了日后慢慢享用的算盘,还有人更进一步说,其实日本人囤积的中国稀土,已经够其使用3、5十年,比中国可开采的储量还要多。

仅此两例,就看出这“两光”:挖光、卖光的损害程度,其实并不比烧光、抢光这“两光”要低。令人无法接受的是,烧光、抢光是侵略者靠武力、杀戮来实现的,而挖光、卖光是自己人上赶着拱手奉上的。

卖光的上游是挖光,挖光的来由是“看不见的手”,是一部分人要不顾一切先富起来。或者说,是借“搞活”的春风,靠“进入”的大门的敞开造就的。都说要与西方接轨,但在资源产业上显然没有接轨的意思。比如,澳大利亚的铁矿资源,世人只见到所谓“两拓”这两家巨头控制着,别人要挖恐怕很难。巴西的铁矿资源,就更只有“淡水河谷”一家独大了。

事实证明,资源性行业搞“千军万马一起挖”举世罕见。中国的稀土吃亏就吃亏在这上面,有人号召“有水快流”,恨不能一夜之间把地下的宝贝都挖出来卖干净,一时间大小老板齐上阵,造成了虚假的“供应过剩”,被洋鬼子各个击破,越卖越贱,最后落了个泥巴价,至于什么国家、民族、未来,理性经济人是不屑于考虑的。

还有一“光”:染光。染者,污染也,光者,遍山遍野也。

80年代中期,草民去江苏出差,就看见苏南的一些本来是鱼米之乡的地方,比如太湖沿岸的一个城市,城中的大小河流已经是乌黑恶臭了。自2000年代初以来,大小媒体痛心疾首地讲过无数严重污染的案例,但时至今日,污染如旧,大有不把这大好河山染光决不罢休的架势。

最近两天有两则消息,一则是“渔村遭污染学生上课戴口罩 3年49名村民患癌”(东南快报),说的是石狮市永宁镇梅林村,“几乎每年村子里都会有人患上癌症,或死于癌症。2008年至今,这个拥有4600多名村民的渔村,患上癌症人数达49人,其中35人死亡。”而“在李招明的记忆中,20年前,家门口的那片沙滩,全是白色的细沙,非常漂亮,风景之美不亚于2公里之外的石狮市著名旅游景点黄金海岸。可就在90年代中期,梅林村所在的永宁镇,开始飞速发展,水洗厂、印花厂等不断增加。”

一则是“河北霸州千亩农田遭污染 村民多年不敢喝地下水”(经济参考报),“一封来自河北省霸州市的群众举报信称:在位于霸州市的河北梅花味精生产基地(下称梅花味精)周边,烟尘污染严重,十余个村庄的居民饮用水不同程度受到污染。‘我们不敢喝地下水已经很多年了。’”

至于层出不穷的“癌症村”,污染大户,已经不成其为“新闻”了,为了追逐无穷无尽的利润,“看不见的手”推动着无数理性经济躯壳无脑无心地吞噬自身生存的环境。更有甚者,中国的环境压力这么大,还有逐利者将国外的有毒垃圾运进来染黑中国的土地,毒化中国的天空、水体。

“全世界电子电器废弃物有80%被运到了亚洲,其中90%在中国消化。中国正在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子电器垃圾集散地,而广州珠三角地带则是洋垃圾进口的重要基地。”(《市场报》)

其实,个体的行为并无太多可责之处,问题出在大的、高的层面,煽动这种不顾一切,哪怕是慢性自杀也要把钱看得比天高的社会氛围,才是真正的元凶。世事炎凉,钱时唯一衡量成败的标准,谁还管什么江山社稷?

三光:挖光、卖光、染光遗祸子孙后代,但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