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神农升级攻略:农民工十年守护恐龙秘密 和打听者吵架拒绝利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12/13 00:21:46
农民工十年守护恐龙秘密 和打听者吵架拒绝利诱 2010年12月02日 09:40 重庆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2

清理出土的恐龙化石

看见恐龙化石终于被挖掘,老蔡露出了笑容。

綦江县城古南街道河坝村一组有座小山,这几天,三四个保安昼夜在围山设立的警戒线旁值守,四周拉起的红色横幅表示,这里正在发掘恐龙化石。

除发掘现场每天引来上千人次围观外,当地64岁的老农蔡长铭也成为焦点:发掘现场曾属他家承包地,作为第一个亲密接触恐龙化石者,他“绝不给任何人讲”的承诺,一直坚持到上月26日专家前来发掘———践诺整整十年。

挖出怪石

守护艰辛

专家请他保守秘密

昨日,老蔡作为受雇农民工之一,在现场协助专家发掘。

“我守了10年的恐龙化石秘密,做梦都想弄清它们藏在土里是啥模样。”老蔡说这话时显得很兴奋,他和其他雇工在专家指挥下,1根直径约10厘米的肋骨化石露土。

细看化石颜色良久,他伸手触摸较普通石头光滑的化石表面,指头微微发抖———10年前接触恐龙化石的事浮现眼前。

那时,老蔡和儿了在这座因斜度不太适宜耕作的小山脚,挖土建鳝鱼池子。开挖没两天,老蔡一锄挖出一坨怪石:体积似小洗脸盆,具体形状像一节牛颈骨。啥子牛的颈骨有恁大?父子想不明白,却有意识地收集。当天,他们挖出的怪石足足装了两口袋。

儿子读过书,猜测这可能是恐龙化石。由此,他在鳝鱼池建成后,特意提着两坨“怪石”来到主城,向当时的市自然博物馆专家请教。

“有一天,开来3辆小车,下车的是考古专家。”老蔡回忆,他带专家去发现“怪石”的小山过程中,有些邻居好奇围观。事后,专家把老察叫到一旁,大意是,“怪石”可能是恐龙化石,但需进一步考证才能确定。另外,专家请老蔡保守秘密。

“我绝不给任何人讲。”现在,老蔡仍记得当时向专家承诺的这句原话。

守护艰辛

时常和打听者吵架

老蔡记忆中,他向专家承诺后,没多久又来了几拨专家。期间,有专家采取现场伸舌头舔“怪石”(化石较普通石头更具吸水性,敏感的舌头能感觉这种微妙变化———记者注)试验。再后来,专家郑重告诉老蔡,严谨的考证表明这属恐龙化石。

受经费等因素影响,发掘暂缓。老蔡除像最初那样承诺保守秘密外,还主动请缨守护恐龙化石。按他的话说,承包地是他的,他得守土有责,再说“自己有义务保护国家宝物”。

昨日,在现场的綦江县国土房管局副局长王丰平,证实了老蔡保密事宜。

保密和守护之初,老蔡比较清闲:鳝鱼池建在恐龙化石上方,这意味着,就算有人从邻居那里打探到池下有“怪石”的说法,想取恐龙化石须先撬鱼池———老蔡在池边搭护鱼小棚值守,有人想这样干都不可能。

然而,5年前,当地一家化工厂爆炸震裂鳝鱼池,保密和守护迎来挑战:蔡家整修池子时,难免使用铁铲等物,由此被邻居淡忘的“怪石”说法又起———“怪石”几年前引来专家,现在蔡家用铁铲捣鼓,他们猜池下可能埋着“金牛”或“大龙蛇”宝物。

“当时,经常有人问我地下是不是埋有宝物,每次我都跟他们吵得脸红脖子粗。”老蔡回忆当时状况,忍不住笑。

吵架是无法守护10年的。为此,老蔡开始了他的行动。

拒绝利诱

不要文物贩子30万

“吵架伤和气也费体力,我干脆把鳝鱼池填满土变成菜地。”老蔡说,一次又一次吵架后,他逐渐变成别人眼中守护“怪石”的怪人。无孔不入的文物贩子因此嗅出端倪。

“有个我认识的人悄悄找到我,说他亲戚是卖黑市文物的,愿给我30万元,前提是让我打掩护让他挖化石。我才不干呢!”他讲,正是这事加快了他毁池填土,也铁定只有这样干才能有效守护恐龙化石的决心。

说干就干,池子没几天便被他和儿子四处挑来的泥土填满。

为让守护更具迷惑性,他一改曾忌讳地下藏宝物的说法,有意无意向人讲,“啥子都没得,不然我不会填土种菜。”是时,种下的菜苗在疯长。松土或锄草时,细心的人很不解:地道庄稼汉挥锄的动作咋恁个温柔?

“一锄下去,我只挖半锄深。只有我和儿子晓得,再挖深些,说不定就会挖到化石。”老蔡讲述近几年守护秘闻,笑声爽朗:别人笑他,包产到户几十年了,他还像大集体干活那样磨洋工。

让邻居们更不理解的是,小山位于公路边。偶尔有陌生人从菜地附近经过或仅仅是走路稍许停留,家住附近的老蔡就不动声色过去,保持10来米的距离跟踪。直至对方彻底离开。

今年初,老蔡不知道,綦江县相关部门把发掘恐龙化石再次提上议事日程,并很快落实专项资金。

上月26日,随着发掘恐龙化石的横幅在小山边插起,老蔡知道自己完成了践诺使命。

“我没工资,更没领奖金。不过,我愿意干。”昨日,他谈及十年践一诺的动力:如果中途虚场合,致恐龙化石被盗,他怕背了10年的“怪人”黑锅永远难取。

□相关新闻

猜想

它是什么东西?

是食草恐龙

昨日,记者现场发现,该恐龙头骨已露土大半,似小圆桌;颈椎骨小脸盆大小,骨骼构造明显;肋骨像农村弯曲的扁担粗细……

现场负责发掘施工的甘肃省地质博物馆古生物研究中心工程师梁金森介绍,从化石骨骼分析,它属蜥角类恐龙,靠草食生存。另外,它骨骼堆积的形态表明,其死亡时是侧卧倒地,且颈椎骨叠头骨上方。

它是怎么死的?

可能被偷袭

这头恐龙死因应该有两种可能:

1、死前正埋头食草,被埋伏茂盛草丛或大树背后的大型食肉恐龙偷袭,它一番挣扎后,鲜血溅地———脖子被活生生撕扯断裂。形成化石前,它一直保持死亡姿势。

2、突发疾病,倒地后尸体逐日腐烂。当白骨渐露或皮肉完全腐烂后,骨骼在雨水冲刷或其他小型肉食恐龙拖动下,颈椎骨被叠加在头骨上方。

从掘出长度及倒卧姿势推断,这头恐龙体长10多米。据蜥角类恐龙普遍高四五米的信息估计,它伸长颈后的离地高度应八九米,相当于三层楼。

背景

重庆曾是恐龙窝

綦江古貌是湖泊

据了解,恐龙死亡地必须靠近水源地,才能满足化石形成首要条件———现场相对潮湿等。

“重庆主城曾是恐龙窝,侏罗纪时代遍布沼泽湖泊。綦江的古地貌是湖泊,20多米长的恐龙不少。”昨日,来自綦江县国土房管局的消息说,发掘老蔡守护的这具恐龙化石前,他们结合该县三角镇老瀛山地区发现大量恐龙“足印”化石的状况,请教市自然博物馆专家,得到这样的答复。

据悉,现在发掘的恐龙化石将成为正处建设中、占地108平方公里的地质公园(重庆綦江木化石———恐龙足迹国家地质公园)的组成部分。它经过出土、修复和组装等工序,半年后就可供人参观。

首席记者 黄艳春 文 记者 冉文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