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莱泽光电:啸聚绿林的抗日英雄马占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10/19 07:59:36
啸聚绿林的抗日英雄马占山   马占山

 

    在我们细细梳理长春210年历史时,故纸堆中一个个鲜活的形象跃然而出。史料记载,清末民初,东北是一个绿林人物频出的地区,比如伪满洲国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伪满洲国热河省省长张海鹏等人都有过绿林经历。一度与张景惠、臧式毅、熙洽等伪满高官并称伪满建国四巨头的马占山也是绿林出身。不过,在民族大义面前,马占山选择了抗日救国,成为让世人不可小觑的抗日英雄。

  打响抗日第一枪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占领了辽、吉两省,并逼近黑龙江省。当时黑龙江的省会是齐齐哈尔。日军若想侵略齐齐哈尔,唯一的咽喉要道是松花江支流上的嫩江桥。

  据原东北洮辽镇守使张海鹏的医务处处长赵万福回忆,“1931年10月,汉奸张海鹏(时任日军任命的黑龙江督军)派徐景隆率3个团从白城出发向江桥进犯。16日拂晓,叛军进抵江桥南端,其3个团在守军的反击下伤亡惨重,一起溃退。守军为了阻止日军再犯,对江桥进行了必要的破坏。”

  10月16日,天津的张学良任命马占山代理黑龙江省主席、军事总指挥。马占山到任后,立即着手布防工作。与此同时,日军以中国军队破坏嫩江桥为由,以武力掩护修桥,来挑起事端,发动进攻。

  11月2日,日本关东军向马占山发出最后通牒,要求马占山军在11月3日正午前必须自嫩江铁桥后撤至10公里以外地区,在日军修桥完工之前不得进入该地区。如不接受上述要求,日军将使用武力。马占山决定对日军修桥不予干涉,但如进攻中国军队,则采取自卫措施。

  4日上午,日军嫩江支队的先遣中队在飞机掩护下从江桥车站北进,通过嫩江桥后向大兴车站以南的中国军队阵地进攻。马占山部奋起反击,将敌击退。“江桥抗战”就此爆发。

  在马占山部数次击退日军的进攻后,6日清晨,日军增援部队到达,在飞机轮番扫射、轰炸的支援下立即发动猛攻。马占山亲自到阵地督战。双方伤亡均众。为了保存实力,马占山撤离了齐齐哈尔,转往海伦建立黑龙江省政府,继续与日军作战。

  江桥抗战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却是中国人民正面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次战役,因此,可以说江桥抗战打响了中国人民武装抗日的第一枪。

  抗战英雄的“策略”

  江桥抗战失利后,日本关东军软硬兼施,向马占山施压,“一方面用武力攻打,另一方面发动已经投降的张景惠等人前往海伦劝降”。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庆祥说。

  1932年1月,锦州失守,驻辽东北军完全撤至关外。“马占山见抗日无援,怯于时局,改变策略,一度表示依附关东军,并前往沈阳面见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历史学者丘树屏介绍,“马占山出席了由关东军策划、主持的伪满洲国建国会议,人们把他和与会的臧式毅、熙洽、张景惠并称为‘伪满四巨头’。”

  1932年3月9日,马占山在长春出席了溥仪就任伪满洲国执政的仪式,被任命为伪满军政部总长兼伪黑龙江省省长。

  就在人们以为马占山就此走向亲日路线之时,马占山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将枪头对准了日本侵略者。“马占山出任伪满州国军政部总长兼伪黑龙江省长之职后,秘密用12辆汽车、6辆轿车,将2400万元款项、300匹战马及其它军需物资运出城外,继续抗日,并于同年4月22日通电宣言‘反正抗日’,率军队一度攻至农安县城,威胁长春。”文史作者薛长鹏介绍。

  后来,马占山终因兵力不足,退至前苏联地区。但是在此后的岁月里,马占山依然不忘抗日。1933年6月3日,马占山从前苏联返回上海,曾先后3次面见蒋介石,请缨抗战。1936年12月,马占山参与西安事变,支持张学良、杨虎城。1937年七七事变后,蒋介石任命马占山为东北挺进军总司令兼东北四省招抚,率部转战绥远(今呼和浩特)、包头、五原等地。1938年11月,马占山因病到延安就医,康复后,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举行盛大的欢迎会。毛泽东在会上致词,称赞他是始终如一、抗战到底的民族英雄。

  英雄不问出处

  马占山1885年11月30日出生在吉林省怀德县。由于家庭生活困难,马占山七八岁时就为本屯地主放牧。

  “马占山18岁那年被迫落草为寇。”据薛长鹏介绍,地主姜大牙讹诈马占山偷了他家的马,将马占山送进警局,强行要马家赔马。马占山家人变卖了部分家当才将马占山赎回。马占山回到家中,气愤地埋怨父亲胆小怕事。“几天后,丢失的马跑回来了,但爱钱如命的姜大牙一口咬定马没有跑回来,不肯将马钱退回。”薛长鹏说,“赔了马钱挨了打的马占山这时更是恨透了姜大牙,他决心要报仇雪恨,于是瞒着父亲和妻子,离家落草去了。”

  马占山落草为寇不久,就被推为头目,过着占山为王的草莽生活。日俄战争结束后,清政府为恢复对地方的统治,发布了收编民团、招抚“绿林好汉”的通令。马占山听到这个消息后,决定“金盆洗手”,带领数十名“弟兄”下山接受清政府收编。地方官看中马占山是个人物,便委任他为游击队的哨官。从此,他开始了行伍生活。

  后来,马占山为奉系军阀吴俊升所赏识,逐步成为奉系高官,开始了他跌宕的人生。

  1950年6月,毛泽东托秘书打电话给马占山,邀请他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一届二次会议,马占山十分激动,可惜由于他病情加重最终未能出席。至全国政协会议开幕的前一天,毛主席办公室还打电话询问马占山的病情,并准备派车来接,但当时马占山病情过重,已不能行动。

  1950年11月29日,马占山走完了他65岁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