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菜鸟在线科技公司:抗战第一枪响在长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10/19 08:40:02
划分抗战第一枪的标准存争议,多位学者认为—— 抗战第一枪响在长春   南岭炮兵营废墟。 资料图片

    上周本报在报道抗日英雄马占山的事迹时,提到他在江桥打响抗战第一枪。一些在长历史学者致电本报,表示多年以来长春在抗战中的地位被忽略,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认定长春打响了抗战第一枪。

  一段被忽略的历史:长春守军率先反击日军

  以往,人们一提起长春的历史,最容易联想到的就是它曾经沦为伪满洲国首都,完全忽略了长春军民反击日本侵略者的英勇行为和自强不息的城市精神。据《长春市志·军事志》记载,1931年9月19日5时,日本关东军第三旅团第四联队第二大队长黑石少佐率领第五中队、第七中队和一个重机枪小队,首先向南岭兵营西北角的炮兵第一营营房发起突然袭击。南岭兵营的广大官兵群情激愤,自发奋起抵抗,集中火炮以零距离榴霰弹向日军开火,步兵依托围墙及营房门窗奋勇还击。先是炮战、枪战,继而互投手榴弹,双方互有伤亡。

  双方相持到13时左右,两团官兵按照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的指示,“遵令退让”,且战且退,从兵营东北、东侧两个方向分三股冲出,共约1400人。

  14时30分,南岭兵营被日军占领。炮兵团36门火炮及库存弹药全被日军掠走或摧毁。长春市地方志专家于祺元认为,虽然这次战斗失败了,但是长春守军却对日本关东军予以了非常有力的打击,打响了长春抗战第一枪。据统计,此战日军伤55人,亡43人;东北军阵亡200人,内含炮兵连副连长一名,损失军马230匹。

  日本关东军在突袭南岭兵营的同时,还对驻守在长春站附近的宽城子兵营进行袭击。宽城子兵营守军也对日军予以了坚决的反击。此战,日军亡24人,伤33人;东北军包括某营营长傅冠军在内70余名官兵为国捐躯,被俘386人。

  历史学者王庆祥介绍,从九一八事变爆发到“九一九”长春之战短短数小时内,日本关东军还向营口、安东(今丹东)、海城、郑家屯等地发起多次进攻,各地守军都没有抵抗。

  三种历史观的碰撞:评判抗战第一枪的标准亟需统一

  根据记者所掌握的情况,目前沈阳市和黑龙江省泰来县江桥镇都已明确向外推介自己是打响抗战第一枪的地方。历史研究者认为,沈阳认定该市打响抗战第一枪的依据是日本侵华的九一八事变发生在沈阳,而且部分守军也对日军予以还击。从时间上看,打响抗战第一枪任何一个地方也不会比沈阳早。同时,研究者也认为江桥镇认定自己打响抗日第一枪的依据是,江桥抗战的目的是阻击日军侵略齐齐哈尔,阻击显然比还击更有说服力。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江桥抗战在当时的影响也比较大。

  记者就哪里打响抗战第一枪的问题采访省社科院研究员解学诗时,老先生表示,国内在认定抗战爆发地和爆发时间上存在一定的分歧。“传统观念上认为卢沟桥七七事变后开始全面抗战,近年来史学界也接受了沈阳九一八事变揭开抗战序幕的观点,但认为是部分抗战的开始。”

  学界对沈阳揭开抗战序幕的认可,是沈阳人多年来对城市历史自我挖掘的丰硕成果。长春部分历史研究者在挖掘城市历史文化的过程中,认为长春打响抗战第一枪比江桥抗战要早一个半月左右,而且战争的激烈程度要明显高于沈阳,在认定是谁打响抗战第一枪的问题上,长春理应有更多的发言权。

  历史爱好者陈学魁、薛长鹏等人向记者讲述了一个耳熟能详的历史评价。“九一八事变后,人们形容沈阳是不战而降,如果说在那里打响了抗战第一枪,老百姓从情感上也接受不了。”

  “九一八事变发生时,沈阳守军与日军交火的目的是为了撤退。长春守军与日军交火的目的很明显是反击日军侵略的抗日行为。两者有本质上的差别,不可同日而语。另外,长春抗日至少是由营级军官指挥的官方行为,不同于个别士兵鸣枪反日的举动。”王庆祥说,“过去人们评判历史事件时,具有非常强烈的长官色彩,马占山有名,他领导的反日战斗自然容易被人们认可和接受。”

  在已有的按照时间和影响分析哪里打响抗日第一枪的历史观普遍遭到诟病的情况下,部分长春历史学者认为,应该用细节作为考量历史的尺度,帮助人们理性地评判到底在哪里打响抗战第一枪,哪里作为抗日的发源地比较有代表性,还给那些在长春打响抗战第一枪的英雄们,尤其是殉国的志士们应有的历史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