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营养所蒋峰:考量历史的南岭之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10/19 23:02:03
考量历史的南岭之战

    为了让历史更有可读性,让细节更加生活化,读者朋友,请允许我们用简易剧本的方式还原那段真实的历史。为了保证文章的真实性,文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经过以及结果都将严格按照历史原貌呈现。

  时间: 1931年9月19日3时5分

  地点:日本关东军第三旅团长谷部昭吾少将办公室

  谷部昭吾少将一夜未眠,但是他却丝毫没有困意,因为他在等待一份甚至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的电报。属下把关东军司令部刚刚发来的“准备对长春附近的中国军队进行攻击”的急电递给他,他看过后立刻命令大岛大佐的第四联队以一部分兵马袭击驻扎中国军队的南岭兵营,主力袭击二道沟兵营;令独立守备队第四中队监视长春市街的东北军;同时,急调驻公主岭的独立守备队第一大队和骑兵第二联队赶来增援。

  时间:9月19日5时

  地点:中国守军驻地南岭兵营

  日本关东军第三旅团第四联队第二大队大队长黑石少佐率领第五中队、第七中队和一个重机枪小队,首先向南岭兵营西北角的炮兵第一营营房发起突然袭击。

  此时,驻扎在南岭兵营内的炮兵们毫无戒备,大多数士兵正在熟睡,只有三四十名驾驭牲畜的士兵(驭手)按照往常定例出营门遛马。

  日军的突然袭击令这些被唤作驭手的士兵猝不及防,当时人马死伤严重。

  日军疯狂攻击,惊醒了的营内官兵闻讯立即抵抗,但因措手不及,难以进行有效的反击。

  日军冲进营内后,将炮场放列的12门火炮捣毁,余部官兵被迫弃营突围。黑石少佐攻占炮兵第一营区后,马上集结兵力,以第五中队为左翼,第七中队为右翼,从北面继续攻击炮兵第二营和第三营,该两营官兵在抵抗一段时间后向东转移,继续战斗。

  东北军官兵的奋力还击,加之营内的兵力大大超过日军,黑石大佐不敢贸然深入,决定退至兵营以西的袁家窝棚(今南湖宾馆一带)待援。

  时间:9月19日8时30分至9时

  地点:今南湖宾馆一带

  日本关东军第三旅团独立守备队步兵第一大队大队长小河原中佐率两个中队由公主岭赶到,与黑石大佐的部队会合。双方商定作战方案后,开始向南岭兵营发起第二轮进攻。

  时间:9月19日10时15分

  地点:南岭兵营

  黑石大佐率队从南岭兵营西侧隐蔽前进,准备从正面进攻步兵第六七一团营房;小河原中佐率兵从南岭兵营南侧向该团两侧迂回进攻。

  面对日军的二度来袭,南岭兵营内的东北军炮兵十九团及步兵六八一团边应战边用电话向吉林军署报告“被日军包围射击”的情况,并请示处置办法。昏庸的吉林军署懦弱地答复“无(勿)庸实行对抗冲突”。

  南岭兵营的广大官兵听到“不抵抗”的命令后群情激愤,毅然奋起自动抵抗,炮兵凭借兵营两侧的沟堤,集中火炮以零距离榴霰弹向日军开火,步兵依托围墙及营房门窗奋勇还击。先是炮战、枪战,继而互投手榴弹,双方互有伤亡。

  时间:9月19日13时

  地点:南岭兵营

  南岭兵营的官兵们与日军激战数小时,最终在时任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熙洽“遵令退让”的命令下,被迫且战且退,从兵营东北、东侧两个方向分三股冲出,共约1400人。

  时间:9月19日14时30分

  地点:南岭兵营

  南岭兵营被日军占领,炮兵团36门火炮及库存弹药全被掠走或摧毁。日军此战包括独立守备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小河原浦治中佐在内伤55人,包括独立守备队第一大队第三中队中队长仓本茂大尉、步兵炮队长市岗孝治中尉及芦田芳雄少尉在内,死亡43人。

  时间:9月19日傍晚

  地点:新立城

  从南岭兵营突围出来的长春守军,经过清点发现阵亡200人,内含炮兵连副一名,损失军马230匹。

  画外音:后来,突围出来的长春守军,一部分在汉奸团长穆纯昌的煽动和欺骗下投降日军;另一部分撤至长春东麦子沟一带,大概有两个营左右的兵力参加了东北抗日义勇军。

  南岭之战历时9个半小时,是九一八事变之初,东北地区抗战最激烈、作战时间最长、伤亡最大的一次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