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著名婚庆公司:妹妹你是我的天使 7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北方网 时间:2019/10/19 07:51:20
学文了就相对于学理科的轻松多了,不用浪费那么多的脑细胞去计算,去思考,只需要背,再理解,再背就好了!我有了时间就会去看刘珂,这是她要求的,下午有一节是自由活动的体活课,那时候我就会去她们教室找她,陪她聊天。每次去的时候都看见她在给别人讲题,看见我了就对我招招手意思我等一会,等她讲完了就会蹦蹦跳跳的出来跟我聊天,我们到操场上散步,有时候也陪我踢足球,很多人都奇怪为什么是我和一个女生在一起踢球,可是他们不知道刘珂的技术不比那些男生差,呵呵,这可全是我的功劳!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去找她,可是她没有在教室里等我,我在门口向教室后面望了望,还是没有,原来的一个老同学看见我了出来告诉我:“刘珂被管鸣一叫出去了。”“去哪了?”“不知道!不过他们好像在吵架!”我急忙从楼上下来,到处找他们,那小子该不会对她做什么吧?我在操场上找一圈,没有,我停下脚步慢慢感应妹妹到底在哪,有一个地方,我向实验楼那边的方向走去。实验楼除了有课要用,平时几乎没有人来,而且实验楼在我们学校的最东边,有点偏僻了。我跑到楼前四处搜索妹妹的影子,突然我听见她的声音:“你以为你是谁?”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来到实验楼右边的空地,他们果然在这,他们情绪都很激动好像在吵架,我一点一点的靠近他们都没有发觉,他们争吵的越来越激烈,我快跑两步一下子挡在妹妹前面,“你要干吗?”“哈!你啊!真是有心灵感应啊,正说到你呢,你就出现了!”“有什么事和我说,欺负女人算什么能耐?”“我没有欺负她,我只想和你公平竞争!”“刘可,我们走!”她拉着我转身要走,“没种就别当护花使者!”“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停下脚步,“我说你没种就别装护花使者!”“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脾气?”“你有脾气吗?你不是害怕了要走吗?看你长的还像那么回事,没想到是个孬种……”我一拳打过去,把他**在地,这是我第二次为了她和别的男生打架,可能是我下手太重,他在地上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我已经够客气的了!你别太嚣张,小子!我和她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我对他咆哮着,刘珂在一旁有点被我的样子吓到了,我拉起她的手回到教室。“以后不许你和他再单独出去!”“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晚上放学后一路上我也没和她说话,到了家里我胡乱吃了点饭就上楼了,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塞上耳机听音乐!过了很久,她穿着睡衣推门进来了,不是用脚而是第一次用手推开的,看着我,“干吗?”“你还生气啊?”“你说呢?”“那怎么才能不生气?”“你被别人那么说你会不生气吗?”“是我不好!”她竟然和我道歉,“我没听错吧?你是在对我说吗?”“你别生气了!”她好像还有点想哭,我看着她那小样,心立刻软了下来,因为每次她想哭的时候我的心也会好难受,“好了!不生气了!看在你第一次和我道歉的份上!”“真的?”“恩!”我点点头,“爸妈今天不回来了!”“又加班啊?”“是啊!刚才打了电话!”“然后呢?”“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今天?我自己在下面害怕!”“你都多大了还害怕啊?”“你说行不行?”她立刻又变成凶狠的小巫婆,“行行行!欢迎!”她嘿嘿的笑着钻进我的被窝,我看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我也洗了洗躺下了,我们躺在一个被窝里面对着面像小时候一样,“你今天好有男人味啊!”“什么样才叫有男人味?”“就是你为了我挺身而出那样啊!”“傻瓜,你是我妹妹啊!”“那为了别的女人你也会那样吗?”“不知道,那得看是谁了?”“哥!”“恩?”“我还想你搂着我睡!”“好吧!”我把她搂在怀里,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她还在睡着,随着呼吸她的胸部跟着上下起伏着,我竟有点看得入了神,直到她醒了看见我盯着那发呆:“喂!傻了!想什么呢?”“啊?没什么!起来吧!”“呵呵!你脸红了!”“是吗?”我赶紧摸自己的脸,是有点发烫,“不是做什么美梦了吧?”被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昨晚好像真做过一个梦,“我昨天晚上也做了一个美梦!”“哦?是吗?什么梦啊?”“嘿嘿不告诉你!”“算了!起来吧!我做早饭给你吃!”“恩!谢谢老哥!啵……”她在我发烫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下楼去了,我愣在那,被她刚才的吻给吓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来到卫生间我竟然发现我的下面有了反映,这怎么可能?她是我妹妹啊!我打开淋浴用凉水浇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清醒,我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妹妹有反映?……
终于到了运动会这一天,我多么希望今天下雨啊,可惜今天阳光灿烂,“我会给你加油的!”“那你不成了你们班的叛徒?”“这有什么?你是我哥啊!”“呵呵!你别让你们班同学当卖国贼给枪毙了啊!”“谁敢?哈哈哈哈”  升国旗,校长讲话,然后是集体广播体操。  
 一大套形式之后,开始比赛!我们班的方块在起点那,左边的左边是刘珂她班,可以看见她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跑来跑去,还时不时的向我这边看看,做个鬼脸!我的项目是第四个,所以一开始我就在后面热身,然后检录,妹妹跑过来:“刘可,我有兴奋剂你要吗?”“不是吧?”“嘿嘿!是瓶葡萄糖啊!喝了吧,省得一会你没劲!”“太看不起人了!你看我腿上的肌肉?”我拉起裤管,“得了!像田鸡一样!”“小东西!”我点了一下她的脑门,“给!我回去了!一会加油啊,别给我丢人啊!”她跑回去了,我打开瓶盖喝下去,果然很甜! “下面是一年级男子100米预赛,请选手在起点准备!”广播喇叭里传出声音,“刘可,加油啊!指望你了!”班长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好像我一去不复返了似的。……“下面宣布一年男子100米预赛第一组选手名单,第一道,一年七班,郑毅。”七班那一阵锣鼓,“第二道,一年四班,王光平。”四班那一阵锣鼓,“第三道,一年一班,管鸣一。”一班那的女生“啊!”的一阵尖叫盖过锣鼓声,这小子蛮受欢迎的,“第四道,一年三班,刘可。”轰隆隆一通鼓声,我一看是我们班胖子班长在亲自为我擂鼓助阵,全班同学都向我呐喊加油,我有点感动,笑着向他们挥挥手,然后看见妹妹在她们班那也跳着给我加油呢,旁边的人都看着她表情差异,我冲着她竖起大拇指,她对我大喊:“加油!”“第五道,一年六班,魏为。第六道,一年八班,庄行严。第七道,一年二班,陈默。第八道,一年五班,文景。”…… 介绍完了,我们八个人在起跑线上整装待发,裁判员举起发令抢,“砰!”枪声一响,八个人如脱缰野马直冲出去。人家都说男子100米是最刺激的项目,体能的瞬间爆发,让人热血沸腾。距离迅速拉开,旁边的那个姓管的帅哥和我几乎并肩冲过终点。结果出来了,他第一,我第二,只差0.1秒,但是都能进入决赛。刘珂跑过来一手里拿着条毛巾,管鸣一很兴奋的迎上去,对着她说:“谢谢你!”“啊?对不起!不是给你的!呵呵!”她绕过他向我走来,“给你!擦擦!你真棒!”“嘿嘿!”我笑着接过来,管鸣一转过来看着她对我殷勤的问来问去,眼睛里喷着火,“喂!我们才是一个班的吧?你怎么帮着他加油?”他走过来问她,“啊?我给谁加油关你什么事?”妹妹瞪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帮我擦汗,“他是你什么人?”“用不着你管!”他愤怒的瞪着我,我耸耸肩膀:“你还是问她吧!”我和妹妹向休息区走去,就听见后面有人告诉他说:“你不知道啊,他是她男朋友!初三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你没戏了!”终于到了运动会这一天,我多么希望今天下雨啊,可惜今天阳光灿烂,“我会给你加油的!”“那你不成了你们班的叛徒?”“这有什么?你是我哥啊!”“呵呵!你别让你们班同学当卖国贼给枪毙了啊!”“谁敢?哈哈哈哈”  升国旗,校长讲话,然后是集体广播体操。  
 一大套形式之后,开始比赛!我们班的方块在起点那,左边的左边是刘珂她班,可以看见她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跑来跑去,还时不时的向我这边看看,做个鬼脸!我的项目是第四个,所以一开始我就在后面热身,然后检录,妹妹跑过来:“刘可,我有兴奋剂你要吗?”“不是吧?”“嘿嘿!是瓶葡萄糖啊!喝了吧,省得一会你没劲!”“太看不起人了!你看我腿上的肌肉?”我拉起裤管,“得了!像田鸡一样!”“小东西!”我点了一下她的脑门,“给!我回去了!一会加油啊,别给我丢人啊!”她跑回去了,我打开瓶盖喝下去,果然很甜! “下面是一年级男子100米预赛,请选手在起点准备!”广播喇叭里传出声音,“刘可,加油啊!指望你了!”班长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好像我一去不复返了似的。……“下面宣布一年男子100米预赛第一组选手名单,第一道,一年七班,郑毅。”七班那一阵锣鼓,“第二道,一年四班,王光平。”四班那一阵锣鼓,“第三道,一年一班,管鸣一。”一班那的女生“啊!”的一阵尖叫盖过锣鼓声,这小子蛮受欢迎的,“第四道,一年三班,刘可。”轰隆隆一通鼓声,我一看是我们班胖子班长在亲自为我擂鼓助阵,全班同学都向我呐喊加油,我有点感动,笑着向他们挥挥手,然后看见妹妹在她们班那也跳着给我加油呢,旁边的人都看着她表情差异,我冲着她竖起大拇指,她对我大喊:“加油!”“第五道,一年六班,魏为。第六道,一年八班,庄行严。第七道,一年二班,陈默。第八道,一年五班,文景。”…… 介绍完了,我们八个人在起跑线上整装待发,裁判员举起发令抢,“砰!”枪声一响,八个人如脱缰野马直冲出去。人家都说男子100米是最刺激的项目,体能的瞬间爆发,让人热血沸腾。距离迅速拉开,旁边的那个姓管的帅哥和我几乎并肩冲过终点。结果出来了,他第一,我第二,只差0.1秒,但是都能进入决赛。刘珂跑过来一手里拿着条毛巾,管鸣一很兴奋的迎上去,对着她说:“谢谢你!”“啊?对不起!不是给你的!呵呵!”她绕过他向我走来,“给你!擦擦!你真棒!”“嘿嘿!”我笑着接过来,管鸣一转过来看着她对我殷勤的问来问去,眼睛里喷着火,“喂!我们才是一个班的吧?你怎么帮着他加油?”他走过来问她,“啊?我给谁加油关你什么事?”妹妹瞪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帮我擦汗,“他是你什么人?”“用不着你管!”他愤怒的瞪着我,我耸耸肩膀:“你还是问她吧!”我和妹妹向休息区走去,就听见后面有人告诉他说:“你不知道啊,他是她男朋友!初三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你没戏了!”
好几天我也没和她怎么说话好像刻意的在回避着她,那天晚上放学她问我:“你最近怎么了?怪怪的?”“没事!”正说着我们被几个人拦住,路灯下我看见领头的那个人不是别人,“管鸣一,你想干什么?”“没事!就是想和你旁边的这位使者聊聊!”“你别乱来!”“那就看他老不老实了!”他手往前一挥,那三个人把我拉到一边的胡同里,他来到刘珂旁边挡在她前面,“你真不是东西!”“为了你,我不择手段!”“你敢伤了他我和你没完!”“好啊!我也没打算让你和我有完啊!”我被三个小子拉进胡同,“你们想干什么?”“你说想干什么?”“听说你跑的挺快!老大我们就废了他的腿!”“少废话!动手!”他们之中最胖的一个一拳向我挥来,我一侧身躲了过去,然后反手拉住那人的胳膊往回一拽,用右手按住他的头使劲向下,用膝盖一顶,他“哎呀”一声,正撞在他的脸上,然后再把他揪起来扔到一边。第二个人也扑了过来,我低头冲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然后起身用胳膊肘用力的对着他的后背砸下去,又趴下一个,还有一个看那两个已经倒了想喊管鸣一帮忙,我赶上去对着他肚子就是一脚,他疼得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我看着三个手下败将摇摇头刚想回头去收拾姓管的,就听刘珂在后面喊:“刘可!小心后面!”然后就听见一阵疾风从我耳边呼的吹了一下,我就觉得有东西从我的头上流下来挡住我的视线,我用手一摸,红的,我转过身去看见管鸣一手里拿着一根棒子站在我后面,棒子上面还有我的血,他好像害怕了扔下棒子也没管地上这三个一个人跑了。“哥!……”刘珂跑过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没事!别怕!就是破了点皮!”“好多血啊!都怪我不好!”“傻丫头没事!”“我们去医院吧?”……
很晚了,我们才回家,还好家里那两位还没下班回来,我赶紧上楼换下带血的衣服,碰到头有一点疼,这时她突然破门而入,我只穿了一条小短裤,几乎完全暴露在她面前,“啊!”她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你怎么还是改不了这毛病,毛毛燥燥的!也不敲门?哎呀!”我的头又疼了起来,“怎么了?疼吗?”她紧张的跑进来帮我揉着头,我和她就这样身贴身站在一起,我有点头晕,呼吸也变得急促,一下没站稳倒在她身上,她也没站稳我们俩一起摔倒在床上,她被我压在身子底下,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下面又有了反映,直挺挺的顶着她,我想她可能也感觉到了,她把我推到旁边,我们俩就这样躺在床上等着呼吸慢慢变平和,“你头还疼吗?”“好多了!”“那我把你的衣服拿下去洗了!”说完她走了,我一个人在屋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我怎究竟在干什么?…… 
 医生说我可能是轻微脑震荡,近一段时间可能经常会出现头昏恶心的现象,果然我最近总是看东西模模糊糊的,爸妈看见我头上的绷带,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只好编了个谎话说是和别人踢球的时候不小心撞的,他们也就没多问什么,妹妹一直哀怨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心里一直在自责,我不怪她,也没有生气,但是我还是想和她保持一点距离,尽管我们是亲兄妹……